下章V呀

推荐阅读:病美人哭包不想当反派坠入星河万人嫌真少爷马甲掉光了男主们为什么都用这种眼神看我[娱乐圈]在年代文里当神探你再靠近一点我在美食直播里修仙女王和男仆末世日常[穿书]痴情炮灰不干了[穿书]病美人掉马后成了万人迷

    “戚家……九爷?”颜诺蹙眉。

    系统提示:【诺诺,戚姓不是什么大姓,原文里好像也只有男二姓戚?】

    【是,男二戚泽言。戚家九爷是男二的叔叔,也是男二最大的金手指。】

    颜诺在进入小世界之前就将原文情节翻来覆去不知看过多少遍,对其中的主要人物自然是耳熟于心。

    脑海中给出系统肯定的回答,颜诺面上却仍是一脸迷茫,十分好奇的样子:“听起来似乎是一个大人物?不过我应该不认识,从来没遇见过。正卿哥,怎么了?”

    少女纯澈的眼神中是纯粹的好奇,像是一只探头探脑的小奶猫,竖起了毛绒绒的耳朵。

    “没事。”权正卿仔细地擦拭少女指尖的最后一滴水珠,含着笑看她:“只是今天那位九爷来权家大楼考察,刚好是我出面接待。”

    不得不说,男人最懂男人。

    那位戚家九爷看诺诺时眼神里的光,是他无比熟悉的、曾无数次对着镜子自己看到的那种光,那是……心动的、充斥占有欲的光。

    只是那又如何呢?至今,那人对诺诺而言,不过还是个不值一提的陌生人罢了。

    想到这里,权正卿愉悦地勾起了唇角,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君子风范:“走,诺诺,我送你回去。”

    ……

    换下繁复的古装长裙,解下翡翠玉簪别着的发髻,颜诺重新穿上原来的那套修身鹅黄色连衣裙时,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轻了几十斤。

    将头发简单地束了个高马尾,颜诺一身轻松地出了换衣间,一眼便看见站在门边的青年。

    无论何时,青年的脊背总是笔直的,像是一株挺拔的松竹,君子如玉,如琢如磨。

    权正卿半掩着眸,眼前仿若出现一串又一串繁杂的数据,进行着精密的计算模拟,直到少女推门出来,他的面容上才现出柔和的笑意,眼眸中只剩下了她一人。

    “好了吗?嗯,我家诺诺真是穿什么衣服都好看极了。”青年的语调缓慢而真诚,尽是不加掩饰的欣赏。

    少女本就肌肤雪白,加上鹅黄色的衬托,好似一块又软又香的奶糕一般,轻轻一抿,便是说不出的滋味。

    修身的连衣裙更显少女线条匀称,腰肢纤细如翠柳,奶白色的锁骨微微凹陷,每一寸都是勾人心魄的美感。

    “谢谢正卿哥!”颜诺大大方方地应了,又有些好奇地探头往走廊那边看,“浩然呢,要和他告个别吗?”

    权正卿的指尖一顿,温柔地将少女面颊一侧垂落的几根发丝别到耳后:“没事,先送你回去,待会我直接告诉他就成。”

    青年挨得很近,颜诺半仰起头,便可以看见他略微滚动的喉结,脖颈处的线条流畅,白色立领衬衫遮住了下面全部的光景。

    顶楼的空调温度打得很低,青年的身上并无汗渍,反而蕴着浅淡的凉意,隐隐约约可以闻见独特的清爽气息,像是置身竹林之中,微风卷来自然草木清香。

    是了,正卿哥不太习惯男士香水,也不抽烟不喝酒,不掺杂任何多余的味道。

    颜诺忽的有些恍然,不过转瞬即逝,有些迟疑:“可是……”

    以权浩然的性子,她直接不告而别,怕是又得气呼呼地别扭许久。

    “浩然刚奏响了一首新曲子,恐怕结束还得等将近半小时。”权正卿面上笑容不变,视线在少女粉嫩的唇瓣一扫而过,温声解释缘由。

    中途打扰不合时宜,再等半小时则太晚了,颜诺思考片刻便很快做出了决定:“那只能麻烦正卿哥了,希望浩然能理解。”

    她无奈地耸耸肩,像是一只恶作剧的小奶猫,挥舞着嫩生生的粉色肉垫。

    权正卿眸中柔色一片:“浩然还小,闹闹脾气也没什么。”

    明明浩然也只比她小上一岁多一点,但在正卿哥面前,好似差了一个辈分,听这语气,完全像是对待一个熊孩子一般。

    你闹归你闹,我自岿然不动。

    颜诺失笑,故作正经地点头:“正卿哥说得有道理!”

    两人说笑着下楼,刚出了一楼的大门,颜诺便意外地看见了一个极其熟悉的背影,脚步下意识停顿。

    “怎么了?”权正卿关心地询问,顺着少女的视线看过去,青年端坐在树荫下的石凳,浅金色的镜片折射出冰冷的光。

    颜诺辨认了一会,有些不确定:“我好像看见了斯年哥,也就是我借住的温家的哥哥。”

    “温家哥哥?斯年哥?”权正卿重复一遍,眼底染上了危险的光,面上仍是温柔的笑,“原来诺诺是和旁人同居了吗?”

    他的语气平缓,却莫名带着点说不出的深意,好似平静水面下的冰山,所有的锋锐都藏在了内里。

    ……就好像,有点酸?

    这种情绪怎么可能出现在正卿哥身上?

    颜诺摇头,除去脑海中的胡思乱想,补充道:“确切来说,只是同一间大别墅而已,我和温家雅薇姐住在二楼,斯年哥住在三楼,彼此互不干扰。”

    “原来是这样。”权正卿眸底的危险之色褪去些许,亲昵地点了点少女白皙的额头,“我记得你自己在c城不是也有几栋别墅,我和爷爷名下的房子也不少,怎么选择去了温家?”

    当然是剧情需要,不然炮灰女配怎么参与剧情呢?

    心下腹诽,颜诺乖巧地眨眼:“妈妈和温家阿姨是好朋友,所以特意叮嘱过。”

    少女的嗓音如山涧清泉般悦耳,权正卿心中一片柔软,那不远处的青年亦是缓缓抬起了头。

    “诺诺?”温斯年温文尔雅地笑,悬在面颊两侧的金色细链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晃动,他缓缓起身,目光不明地看向了少女身侧的男人,带着隐藏极深的打量和观望。

    没想真是温斯年,颜诺走近几步,有些讶异:“斯年哥,你怎么来了?”

    “今早你不是提起过,去的是权家艺术大楼,大概五点左右回来。我正巧下班经过这边,就顺便开车过来一趟。”

    温斯年扶了扶冰冷的镜框,遮住了眼底全部的暗光,“这位是?诺诺不介绍一下吗?”

    颜诺正要再开口,却被权正卿巧妙地拉到了身后,他不着痕迹地上前几步,站到了两人中央:“这位便是温总吧,我是权正卿,自小和诺诺一起长大。”

    “原来是权总,久仰大名,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温斯年的态度温润而礼貌,只是视线在触及权正卿接触少女的手指处时,眸色寒凉了一瞬间。

    青梅竹马的情谊远非几句话所能打破。

    温斯年的视线径直绕过站在中央的权正卿,浅笑着看向了他身侧的少女:“诺诺,时间也差不多了,那我们准备回家吗?”

    回家?

    注意到青年刻意咬重的字眼,权正卿的手指下意识攥紧,眉心微蹙,转而又舒展开,亦然看向了自家的小姑娘,等待她的最后选择。

    被两双目光直视着的颜诺:“???”

    怎么莫名有种前有狼后有虎的紧张感?这快要冷凝的气氛是她的错觉吗?

    颜诺低低咳嗽两声,犹豫了片刻,抿唇试探道:“那……我就先回去了,正卿哥?”

    话音一落,权正卿周身的气息几乎快要压抑成液体。

    颜诺下意识反抓住青年的衣摆,声音愈软,好似含着甜蜜的糖果,带着懵懂的迷惑:“正卿哥?”

    少女敏感地察觉到了危险的氛围,像是一只撒娇的小奶猫,用毛绒绒的猫耳软绵绵地蹭了蹭,让人的心不由化作了一滩水。

    即使再多的气恼也都瞬间化作了虚无,权正卿无奈地摇头,退后了几步,轻抚少女柔顺的黑发:“没事,想回去就回去吧。”

    说完,他又彬彬有礼地朝着温斯年道谢:“那就麻烦温总了。”

    “权总客气了。”温斯年平静地与之对视,金色的细链小幅度地晃动,语调斯文。

    蓝灰色的低调跑车就停在不远处的停车位,颜诺正准备打开后车门时,却听见温斯年略带些许打趣的声音:“诺诺,论起安全来,只有主驾驶位和副驾驶位安装了安全气囊。”

    安全倒是其次,温斯年没带司机,是亲自坐的主驾驶,若是她选择了后座,岂不是有把他当做司机的误会?

    想到这里,颜诺开门的动作一顿。

    正在犹豫间隙,忽的有一双骨节分明的手缓缓覆上少女的手背,触感温热。

    紧接着,是青年含笑的邀请,副驾驶位车门被打开,金色细链晃动发出细微的声响:“诺诺,上车吗?”

本文网址:http://www.chaocoffee.com/xs/3/3207/7020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haocoffee.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