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

推荐阅读:穿到民国后前任满地捡爱[娱乐圈]和死对头互穿后柠檬味儿的她礼装go?[综英美]我在逃生游戏被npc表白审神者他有四次元口袋先生攻略手册沙雕受以为他重生了BE游戏攻略狂魔[无限]

    第十三章真有钱

    次日一早,秦家人坐着陆家的车前往县城。

    临近中午,来到县医院外面。

    女老板刚好走出来,见到他们,开心招呼:“你们来啦!”

    上周秦家人离开后,她马上联系厂家定了三百米的乳胶管。一直在等待秦家人的要货电话。没想到他们这周会亲自过来。

    “老板,这回你店里有多少库存?”秦礼好奇问。

    “三百米!你们要多少?”

    秦礼转头看向秦义。

    秦义小手一挥,眼都不眨,直接说:“都要了。”

    女老板乐了,捂嘴巴笑了一会儿。高兴地说道:“你们等着,我这就点货!”

    花了两百四十块钱购买了三百米乳胶管后,秦义他们前往商场。

    虽然秦仁、秦义、秦礼、秦智来这里几个月了,但是却没有逛过商场。秦信倒是逛过好几次,被拐之前他生活在大城市,商场比这里更十几倍。

    秦仁他们好奇地逛商场,秦信就比较淡定。

    “先生,需要什么商品?”

    有的销售人员态度冷漠,有些销售人员却很热情。

    “孩子们要买衣服。”秦正告诉对方。

    这位销售人员笑着告诉他们:“服装区在三楼哦!”

    秦正点头,带着五个孩子直奔三楼。

    在三楼逛了半圈,来到了童装区。

    秦礼停下脚步,指着其中一套男童水手服说:“我想试试这件。”

    销售人员睨了眼他们,先说了价格:“这衣服一套十五块钱。”

    秦正对秦礼说:“喜欢就买!”

    秦礼开心一笑,桃花眼灿若星辰。

    销售人员神色诧异,看了眼秦正,好奇问:“这几个都是你的孩子?”

    毕竟秦正看起来太年轻了。而这几个孩子年纪都差不多。让人很好奇。

    秦正颔首,面色淡淡地言道:“我家老三看上这套衣服,拿给他试试吧。”

    销售人员犹豫了一下,拿了一套适合秦礼穿的码数,让他进去试试。

    片刻之后,秦礼穿着一身白色长袖长裤的水手服出来,特别精神好看。

    秦义满意的说道:“不错!就要这套!”

    转头,秦义问秦仁他们:“大哥、老四、老五你们也来一套?”

    销售人员神色惊讶,打量着秦义。当爹的站在一旁还没说话,怎么是这孩子做决定?

    秦信点头,穿什么都可以。合身就行。

    秦仁问销售人员:“有黑的吗?”

    “没有!就白的!白的好看!”销售人员摇头。

    “那行吧。”秦仁只能接受。

    秦义斜了眼站在他身旁的秦智:“老四,你要不要?”

    “你觉得呢?”秦智语气不冷不热,小脸没什么表情。

    秦正缓缓开口,对销售人员说:“让他们都试试。”

    销售人员惊喜,态度立马变得热情起来。赶紧让秦仁他们进去试衣服。

    在五个孩子试完衣服后,秦正问销售员:“可有冬装?”

    将近十月,老天却没有降温的意思,但是秦正打算让孩子们准备过冬衣物。

    销售人员愣了一下:“现在就买冬装,太早了吧!”

    这边气候炎热,一年十二个月,至少热十个月。哪怕是冬日,也只是早晚寒冷,出太阳后便温暖如春。

    “孩子们还没有冬装。”秦正解释了一句。

    销售人员便说道:“那你们稍等一下,我去仓库拿几款冬装衣服过来。”

    秦正颔首。

    秦仁他们还穿着水手服,五个孩子精神抖擞。让其他逛商场的顾客停下脚步,目光落在他们身上。

    “哎哟!这几个孩子穿的衣服可真好看!”

    “孩子他爸,要不我们也给小宝买一套?”

    一对夫妻凑过来,男人好奇询问秦正:“这套衣服多少钱?”

    秦义笑眯眯的替秦正回答对方:“十五块钱!”

    男人眉头微蹙,面色犹豫。

    女人也纠结。毕竟十五块钱太贵了,这个年纪的孩子又长得快,根本穿不了两年。

    等销售人员抱着几款冬装出来的时候,看到又来了顾客,笑着询问:“看上哪款衣服?”

    女人指着秦仁他们身上穿的水手服说:“我们跟他们一起买,给个优惠价。”

    销售人员诧异,目光徘徊在秦正与这对夫妻之间。猜测他们是不是认识。

    “每套衣服可以优惠一元钱。”

    “少五块钱。十块钱一套,我们马上要。”女人笑着讲价。

    销售人员有些不高兴,刚才秦正他们可没有讲价!

    秦正没有看他们,冲秦仁他们点下巴,让他们看看冬装。

    秦礼他们开始挑选衣服。

    见秦正他们还打算买冬装,销售人员笑容不自然的说:“如果你们再买几件冬装,这水手服可以给你们十二块钱一套。”

    女人看向秦正他们。

    秦礼此时正在摸一件白色冬装。

    销售人员立马说道:“这是羽绒服!特别保暖,比棉服轻多了!八十块钱一件!”

    听了价格,秦礼却没有放下这件衣服。

    销售人员观察秦正的面色,然而他一脸平静,压根看不出他的心思。

    既然秦正没有露出嫌贵的神色,销售人员热情的让秦礼穿上这件白色羽绒服。

    秦礼刚穿上羽绒服,拉链还没拉,便觉得热起来。

    销售人员还没来及夸秦礼穿这件衣服好看,就看到他把衣服脱了。

    秦礼虽然脱下了白色羽绒服,却没有放下,拿在手里。桃花眼灼灼地盯着秦义。

    被他这么盯着,秦义咳了咳,跟秦礼小声咬耳朵:“天气还没变冷,等过阵子再来买吧。”

    秦礼把衣服放下。原本明亮动人的桃花眼顿时黯然。

    秦义只好改口问销售人员:“羽绒服有什么颜色?”

    “黑色、蓝色、白色、红色、黄色!”

    说着,销售人员转头看向秦正:“这羽绒服可好了!如果你们要几件,每件优惠五块钱!”

    这是去年拿回来的款,每个颜色就拿了一件,奈何因为价格太贵,一直没有卖出去。

    女人突然开口帮秦正他们砍价:“这冬装最低每件衣服多少钱?”

    毕竟她刚才占了他们的便宜。

    “七十五块钱一件!”销售人员声音铿锵有力。

    “这衣服又不是今年的新款,也不知道在你们仓库里放多久了。”转头,女人对秦正说:“我看你们还是等过阵子再来买冬装吧!到时候有很多新款!”

    销售人员急了,变了脸色,改口说:“每件羽绒服七十块钱!不能再少了!要不是看你们今天要的衣服多,我也不会给你们这个优惠价。”

    女人笑了笑,摇头不说话。

    销售人员盯着秦正,奈何看不出他的想法。僵持了一下,她又退了一步:“六十五块钱一件,真的是最低价了!”

    秦正看向秦仁问:“喜欢吗?”

    秦仁摇头:“天气还没变冷,冬装现在买了也穿不了,等过阵子吧。”

    销售人员焦急的说:“听说过几天有台风!到时候肯定会降温!”

    秦正眉眼淡淡地看着对方,语气平静地问:“最低多少钱?”

    对上这双幽深莫测的眼睛,销售人员感受到一股压迫感,心里莫名有些忐忑,下意识用很低的声音说:“五十五块钱……”

    秦义:!!!

    秦仁他们惊讶。

    女人跟她丈夫目瞪口呆。

    “拿五件不同颜色给他们试试。”秦正告诉销售人员。

    销售人员呆呆的点头。

    等她反应过来,脸色僵住。五十五块钱是进货价啊!

    可是话已经说了,如果再改口,对方一定不高兴。指不定刚才选的水手服都不要了!

    想到这五件羽绒服拿回来一年都没有卖出去,今天以进货价卖出去,也不算是亏本。销售人员一脸难受的跑去仓库,把剩下四件羽绒服拿过来。

    “先生,你可真厉害!砍价高手啊!”女人笑着对秦正竖了个大拇指,又好奇问:“你真的要买五件冬装?”

    “嗯。”秦正回了对方一个鼻音。

    女人转头看向她丈夫,低声说:“不知道对方是什么身份,真有钱!”

    竟然舍得花这么多钱给孩子买衣服。秦正有种上位者的气场,感觉得罪不起。

    男人正在用打量的目光看秦正,以为他们是刚来县里生活,微笑着问道:“你好!我姓张,这是我妻子,她姓赵。我们都是人民教师,在桃源小学教学。我看这几个孩子都到了上学的年纪,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上学,如果有需要可以联系我们。””

    秦正还没搭理对方。

    秦义忽地兴奋起来,漆黑的眼珠转溜溜的,张嘴说:“叔叔阿姨,桃园小学在哪?离这里远吗?”

    张老师一派温和的回答秦义:“不远,离这里只有一公里。你今年几岁?上学了吗?”

    “七岁了。正在读一年级。张老师,全县一共有多少所小学,大概有多少名在校学生?”秦义了解情况。

    张老师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秦义会问这些。

    他老婆赵老师声音温柔的告诉秦义:“不算上县周边小镇跟乡村的学校,县城里共有六所小学。每所学校的在校学生大概有一千人。你们在哪所小学读书呀?”

    “我们在县周边的学校读书。”秦义心不在焉的回应对方。脑子里想着,怎么让这六所学校的学生对弹弓感兴趣,让大家来参与弹弓比赛。

    秦礼冲秦义眨眼睛。奈何秦义在琢磨事情,没有注意。

    这时候,销售人员抱着衣服回来了。

    “来试试衣服!”

    销售人员热出了汗。

    秦仁拿了其中的黑色羽绒服,秦智马上抢了一件蓝色羽绒服,剩下红色跟黄色。秦信没有伸手拿,而是等秦义先挑选。

    这几件羽绒服对于秦仁他们几个大了点,长度包裹了他们的屁股。

    销售人员笑呵呵的说:“这年龄的孩子身体长得快,买大一点的衣服好!能穿个两三年呢!”

    秦义没理会销售人员,而是出声对张老师跟赵老师说:“你们知道弹弓比赛吗?”

    “弹弓比赛?”夫妻俩诧异。

    秦义小嘴巴拉巴拉地告诉他们:“对啊!弹弓之王争霸赛在寒假举办!第一名能得到一千块钱的奖金!第二名能得到八百块钱的奖金!第三名能得到五百块钱的奖金!其余前十强能得到一百块钱的奖金!其余前二十强能得到五十块钱的奖金!其余前五十强能得到三十块钱的奖金!其余前一百强能得到十块钱的奖金!”

    秦仁:……

    秦礼目瞪口呆。

    秦智:……

    秦信眼珠子转向秦义。

    秦正面色淡然,仿佛没听到这话。

    张老师跟赵老师神色吃惊。没想到这个弹弓比赛的奖金竟然有这么多钱!

    销售人员自然听到了秦义说的话,也被这个活动的奖金震惊到了。

    “这个活动在哪报名参加?”张老师立马想让自己儿子去试试!

    秦义一本正经的说:“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还以为你们也知道这个活动呢!”

    秦仁与秦智:……

    秦礼咳了咳。

    秦信把黄色跟红色羽绒服递给秦义。

    秦义选了红色,大吉大利!

    秦信便试穿黄色的羽绒服。

    等他们试好衣服,秦正随口问道:“书包在哪有卖?”

    “买书包啊?待会儿我带你们过去!放心,一定给你们优惠价!”销售人员乐极了。虽然卖羽绒服没赚到钱,但是卖六套水手服也让她赚了不少钱!

    “所以你们是要五件羽绒服,六套水手服?”销售人员激动的问秦正。

    秦义告诉她:“水手服要十套!”每人两套轮流换!

    销售人员见秦正不反对,顿时欢喜。

    “这水手服你们是换下来还是直接穿走?”销售人员生怕他们反悔,说话的语速很快,双手麻利的把羽绒服先装起来。

    秦礼与秦义开始掏钱。

    这时候,张老师也拿出钱包,掏出了十二块钱,递给销售人员。

    销售人员接过钱,询问了码数,拿出一套水手服给他们。

    “一共三百九十五块钱,对吧?”秦义跟秦礼在数钱。

    销售人员欣喜点头,夸赞道:“算数真厉害!”

    赵老师盯着他们手里的钱,好奇的问秦正:“把这么多钱给孩子拿着,你也放心?”

    “都是孩子们自己赚的钱。”秦正看了眼手表,心不在焉地回应对方。

    赵老师惊讶,不敢相信:“这么多钱,都是几个孩子赚到的?”不可能吧!

    销售人员听到这话,也是一副不相信的模样。

    秦义笑眯眯地说:“还真是我们赚的!都是参加弹弓比赛赚到的奖金!”

    夫妻俩跟销售人员瞪大眼睛。

    销售人员马上打听:“在哪参加比赛啊?”

    “这是镇上的比赛。活动已经结束了。听说下一场弹弓之王争霸赛在县里举办,还不知道具体情况呢!”

    销售人员跟张家夫妻心想一定要让他们的孩子也去参加弹弓比赛!

    将秦仁他们的旧衣服另外装起来后,销售人员带着他们去买书包的铺子。

    “看你们是李姐带来的顾客,这书包原本卖八块钱的,五块钱一个卖给你们!”

    花了二十五块钱买了五个书包后,秦义给完钱,然后把旧衣服跟新衣服塞进书包里。

    秦正语气随意地问:“附近有照相馆吗?”

    秦仁他们愣了一下。

    “有啊!就在一楼!商场后门那里!黑白照小的一块七一张,大的十块钱一张。彩色照小的四块钱一张,大的二十三块钱一张!”销售人员告诉他。

    “谢谢。下回有需要,再来找你买衣服。”秦正言道。

    销售人员开心的送他们到楼梯口。

    “爸,我们要去照相吗?”秦礼好奇的问。

    “照全家福。”秦正回答。

    他们在陆家见过全家福,没想到今天也能体验一把照相。秦仁他们还挺开心的。

    “照一张彩色大寸相片。”

    “这几个都是你的孩子?”老板目光好奇地打量着秦正他们。

    今天秦正穿着白衬衫黑西裤,秦仁他们现在穿的是新买的白色水手服。青年长得俊,五个孩子也长得白净好看。

    “嗯。都是我儿子。”

    老板更是好奇了:“他们看起来年龄差不多啊!”而且没一个孩子长得像秦正。

    秦正不答反问:“什么时候拿到照片?”

    “三四天后。”见秦正不愿意聊孩子的事情,老板便带着他们去照片。

    摆好姿势,咔咔咔照了几张后。

    秦义要付钱,被秦正拦着。

    交了钱后,秦正带着他们离开商场。

    “接下来我们去买米?”秦义抬头看秦正。

    “先去车上放东西。”秦正跟司机说了一声,让对方跟他们一起去菜市场买米。

    一口气买了三百斤大米,秦礼高兴极了。接下来的日子,他们能吃很久大米饭!

    不但买了米,还买了好几斤鲜肉跟十几斤肉干,以及十斤土豆,各种留得久的酱菜。

    回去的时候,司机一边开车,一边笑着打趣:“秦二少真是厉害。”

    他跟着秦家人一起逛菜市场,帮忙扛东西,看到一直是秦义付钱。听说都是卖弹弓赚的钱。

    被人这么称呼,秦义觉得很气派。

    秦礼挑眉说:“那我岂不是秦三少?”

    司机笑着点头:“是啊!秦三少!”

    秦礼有点飘,立马想翘起二郎腿。

    秦正睨了他们一眼。

    秦义跟秦礼咳了咳,两人收起嘚瑟。

本文网址:http://www.chaocoffee.com/xs/4/4768/10472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haocoffee.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