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血脉

推荐阅读:穿到民国后前任满地捡爱[娱乐圈]和死对头互穿后柠檬味儿的她礼装go?[综英美]我在逃生游戏被npc表白审神者他有四次元口袋先生攻略手册沙雕受以为他重生了BE游戏攻略狂魔[无限]

    冥冥之中,好似有一根拉得紧紧的弦绷断了。

    慕枝死死地盯着陆山月,字字泣血:“你满意了吗?”

    陆山月错愕:“小慕枝,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是不是哪里误会了?”

    在承认了以后,慕枝完全已经自暴自弃了:“东西是我偷的,你要打就打我好了。”

    他怀抱着仙鹤的身躯,仰着小脸,双瞳中燃烧着一簇金红色的火焰,透露出一股倔强。

    陆山月有些无措:“师兄……”

    顾陵云注视着台上的慕枝,低声命令道:“慕枝,回来。”

    慕枝没有动弹。

    顾陵云的眸光一深。

    双方就这么僵持着。

    事情突如其来,台下的弟子在惊讶了一阵后,不免纷纷侧目,各种猜测议论生了出来。

    “原来偷东西的人是他,那只仙鹤竟然只是背锅的。”

    “他偷陆长老的东西做什么?”

    “陆长老丢的东西是星石,保命用的,说不定是想谋害陆长老的性命,真的是心思歹毒。”

    陆山月的唇畔泛起了异样的神采,不过瞬息之后就恢复如常,他甚至主动责骂道:“不准胡说。”

    他扫过四周的弟子。

    这些弟子本就对妖族没甚么好感,再兼之陆山月潜移默化的影响下,他们更是觉得慕枝心思阴险,根本配不上长明仙尊。

    听到这么说,立刻就有人露出了愤愤之色。

    陆山月见差不多了,开口道:“你们先退下吧。”

    弟子们对视了一眼,各自散去。

    但看他们的样子,必定会在其他人面前添油加醋。

    这样一来,就算日后慕枝与顾陵云结为道侣,在这些弟子面前也没有威望可言了。

    这就是陆山月想要的。

    思绪一转,陆山月将注意力重新投入到面前的情景。

    在顾陵云面前,他不好把事情做得太明显,就只能委婉道:“师兄,这我不好动手,要不……你来处理吧。”

    顾陵云走上前一步,一股冷风在四周盘旋,吹起了他的衣袖:“慕枝,做错了事,就要接受惩罚。”

    慕枝死死地咬住了唇角:“我说了,东西是我偷的,我来接受惩罚!”

    顾陵云的眉心一拧,冷声道:“不可胡闹。”

    慕枝毫不退让:“我没有胡闹!”

    以前的慕枝单纯善良,有他自己的坚持,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承认的。

    可现在,他放弃了所有的信念,只想要让仙鹤叔叔活下来。

    就在双方坚持不下的时候,慕枝怀中的仙鹤抽动了一下,费劲地抬起了头,发出了一声低吟。

    它似乎在说着什么。

    慕枝低头,眼中含着热泪:“好……我知道了。”他仰起头,“仙鹤叔叔,这枚星石是它捡来的,不信的话,可以搜索它的神识。”

    搜神之术,可以搜寻他人记忆中的秘密。

    只是此术后遗症极大,被搜索神识的人,下场非死即残。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人会想到用这样的术法。

    陆山月脸上的神情微微一僵。

    若是真的搜索了这只仙鹤的神识,那不是所有的一切都要水落石出了?

    陆山月想要阻止着一切,开口道:“竟然是这样……那你怎么不早说?”

    慕枝带着一股恨意:“你让仙鹤叔叔说了吗?”

    自然是没有的。

    这里的所有人都将仙鹤叔叔当成了畜生,随随便便就给它按上一个罪名,随随便便就要了它的命。

    陆山月叹了一口气,眼中闪烁着怜悯之色:“既然如此,那就算了罢。师兄,你看如何?”

    归根结底,这其实只是一件小事。

    陆山月在暗中推波助澜。

    顾陵云则是想要给慕枝一个教训。

    两者共同作用下,才闹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不过,陆山月已经达到了自己想要的目的,过犹不及,未免东窗事发,不如就此给双方一个台阶下。

    顾陵云沉默片刻:“就这样吧。”

    在他人的口中,事情就这么轻描淡写地结束了。

    可在仙鹤的身上,留下的伤口和痕迹都是难以消失的。

    慕枝低耸下了肩膀,将脸颊贴上了仙鹤的背部,一滴泪从脸颊滑落,滴在了仙鹤的身上,使得羽毛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

    原本濒临死亡的仙鹤,奇迹般的开始修复伤口。

    它发出了一声低鸣,然后蜷缩成了一团,四周灵气汇聚上来,形成了一个蛋壳一般的屏障,将其笼罩其中。

    陆山月将这一细节收入眼中,脸上泛起了异样的神采。

    而慕枝没有注意到这一幕,因为耗费了太多的心力,他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

    再次醒来的时候,慕枝已经回到了长明峰。

    慕枝慢慢地睁开了眼皮,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雕梁画栋。

    帘帐垂下,犹如一樽精致的鸟笼,将他困在其中。

    醒来以后,慕枝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找仙鹤叔叔。他赤着脚踩在地上,拉开帘帐,迫不及待地想要从鸟笼中跑出去。

    可还没走出这方寸之地,就被人按在了怀中。

    慕枝拼命地推搡了起来,可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从其中逃脱。

    他发了狠,用力地咬伤了面前的手臂,一直到口中冒出了血腥味,都不曾松口。

    顾陵云像是察觉不到疼一般,手臂纹丝不动:“慕枝,够了。”

    慕枝这才松开了口,发出了低低的呜咽声。

    顾陵云抱着慕枝,将人放在了小榻上,神情冷峻:“听话一些。”

    慕枝的眼睫颤动,犹如羽翼纷飞。

    听话。

    难道他还不够听话吗?

    慕枝实在是厌恨了“听话”这两个字,还没坐稳,就又要跳下小榻冲出去。

    顾陵云也不出声阻止,只是一道灵气弹出,环绕在了慕枝的身侧。

    画地为牢。

    慕枝撞在了透明的屏障上,无法突破。他犹如一只困兽,红着眼睛在原地打转。

    顾陵云起身,隔着一层无形的墙壁,看着慕枝。

    少年形容憔悴,头发凌乱,苍白得如同是一张纸,轻轻一戳就会倒下去。

    顾陵云:“慕枝,你又要做什么?”

    慕枝哑着嗓子说:“我要去找仙鹤叔叔。”

    顾陵云的眉心一跳。

    又是那只仙鹤。

    对于他来说,仙鹤就真的这么重要吗?

    慕枝敲打着面前的屏障:“放我出去,我要去找仙鹤叔叔!仙鹤叔叔怎么样了?”

    顾陵云沉声道:“它没死。”

    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慕枝松了一口气,但还是坚持着说:“我要出去!”

    顾陵云的话中寒意森森:“现在是没死,若你还要去看它,就不能保证了。”

    慕枝听出了话中的深意,怔在了原地。

    他突然觉得,面前的男人变得好陌生,陌生到让他感觉到害怕。

    慕枝慢慢地坐在了地上,蜷缩成了一团,止不住地打颤。

    顾陵云见慕枝的精神不太好,还以为是被惊吓过度了,于是放缓了语气:“慕枝,乖一点。”

    慕枝没有反应。

    顾陵云从不向人多言解释,可今日却耐着性子道:“慕枝,今日行事,都是按照规章戒律来的。”

    “就算那仙鹤未曾偷盗,但它捡拾宝物不上交,反而据为己有,也是一错。”

    从律法上来说,今日之事是没错的。

    可律法之外,还有人情。

    慕枝猛地抬起了头:“仙鹤叔叔没有据为己有,它是想把宝石送给我的!”

    顾陵云闭了闭眼:“若非如此,受罚之人就是你。”

    慕枝并非领情,反而倔强道:“我宁愿受罚。”

    两人对视了片刻。

    顾陵云淡淡开口:“你先在这里冷静一下。”

    慕枝扯着嗓子强调道:“我很冷静,我没有胡闹!”

    顾陵云自顾自地说:“再过两日,就要举行结契大典了。慕枝,我希望你知礼一些,不要惹是生非了。”

    慕枝的嘴唇翕动,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结契大典吗?

    刚来的时候,他日日夜夜、心心念念盼着,要与仙尊结为道侣。

    可现在事到临头,他却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兴。反而胃部传来了一阵翻江倒海的疼,让他眼前发黑。

    “我不要……”慕枝喃喃道,“我要回梧桐乡……”

    顾陵云垂下一眼:“你回不去了。”

    慕枝的眼睛滚圆,像是覆盖了一层阴影,灰蒙蒙的:“回不去了……?”

    顾陵云的声线冷漠:“这是你自己选的,谁让你——招惹了我。”

    慕枝的头也痛了起来。

    他觉得很热,整个人就像是要着火了一般,从内部燃烧了起来。

    顾陵云见慕枝的反应如此激烈,心中生出了一些后悔,心想不该如此说话。

    他不是不喜欢慕枝。

    漂亮乖巧的小鸟儿,谁会不喜欢?

    只是……

    顾陵云的思绪一闪而过,话说都说了,也没有收回的可能了。

    小鸟儿的精神状况不好,休息一会儿,说不定就想通了。

    “你好好休息。”说着,顾陵云掐出了一道灵诀。

    灵诀一转,慕枝的眼皮开始打架,头一点点地沉了下去。

    慕枝睡着了。

    顾陵云立于一侧静静地看着。

    就算在睡梦中,慕枝也不安稳,眉心皱了起来,像是在做噩梦。

    顾陵云将慕枝抱了起来,这一碰,才发觉他的身体滚烫,像是要燃烧起来一样。

    再一看,他的脸颊上隐隐流动着复杂神秘的纹路,鸦青色的发丝隐隐透露出金光。

    顾陵云探出一缕神识,想要查看情况。可还未进去,就被炽热的火焰燃烧殆尽了。

    顾陵云目光一凝。

    此情此景,应当是……血脉觉醒了。

    他仔细回想慕枝的本体,竟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不过看样子,慕枝觉醒的应当是凤凰血脉。

    血脉觉醒是重中之重的大事。

    顾陵云将人放在床榻上,坐在一旁守着,准备在一旁护法,等待着慕枝醒过来。

    只是还不过一刻钟的功夫,窗外飘来了一只近乎透明的灵蝶,轻轻落在了顾陵云的面前。

    灵蝶振翅,发出了一道温柔的声音:“请师兄前来一聚。”

    顾陵云垂眸看了一眼沉睡中的慕枝,在确定气息已经平稳下来了以后,方才跟随灵蝶走了出去。

    -

    不过一眨眼的功夫,顾陵云就已经从寒风肆虐的山巅,来到了一处鸟语花香的桃源天地。

    六角凉亭中。

    陆山月正在泡茶,袖口微微挽起露出一截皓腕,食指与拇指捻起一杯茶盏,将不需要的残茶倒出。

    动作行云流水,好似一副美景。

    顾陵云一手负在身后,远远地看着。

    陆山月知道顾陵云来了,但却没有抬头,而是自顾自地将茶盏放下,又沏了一杯新茶。

    他抬手:“师兄,请。”

    顾陵云拒绝了:“我不喝茶。”

    陆山月神色如常,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问道:“师兄,小慕枝可还好?”

    顾陵云想到方才慕枝的模样,脸色一沉,但口中却道:“尚可。”

    陆山月心中了然,轻声说:“师兄莫要担心,小慕枝也只是一时半会儿转不过弯。等过段时日,就会明白了。”

    顾陵云没有接这个话,只是转过身,看向了池塘里的游鲤。

    游鲤在荷叶下轻轻晃动,无忧无虑,不谙世事。

    四周一片寂静。

    突然,一阵急促的咳嗽声打破了这宁静。

    陆山月捂着唇角,咳得撕心裂肺,不过片刻,便从指缝中淌出了点点猩红。

    顾陵云侧头。

    陆山月还未来得及遮掩,就被顾陵云瞧见了,只好苦笑道:“师兄,你也瞧见了,我的身子实在是不中用了。”

    所有人都知,陆山月的身体孱弱,天生不足。

    若不是他的父亲是长明峰的上一任峰主,各种珍贵的灵药不要命地灌下去,他连十八岁都活不过。

    后来,他的父亲死在了秘境中,接着照顾他的就是新一任长明仙尊顾陵云。

    可是,父亲与师兄,一听就知亲疏有别。

    在陆山月风光霁月的外表下,实则是脆弱敏感的。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身体孱弱、修为又不济,能够倚靠得就只有顾陵云。若是有一日顾陵云不再这么全心全意地对他,等待着他的命运就是死亡。

    正因如此,陆山月才想要牢牢地将顾陵云抓在手心中,铲除一切有威胁的东西。

    顾陵云早就见怪不怪了:“上次的凤凰血,没有效用?”

    陆山月虚弱地说:“只是拖延一些时日罢了。”

    顾陵云的神情冷峻,也没说一句关切的话:“需要什么药,我去取。”

    陆山月风轻云淡:“就算有神丹妙药,也对我来说没有效用了。这么多年,我早就做好了准备了,只希望待我去后,师兄不必挂念我。”

    顾陵云只道:“我不会让你死的。”

    陆山月轻声说:“我的病是天生带来的,神魂不缺、根骨残缺,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上天眷念了。我查阅古籍,像我这般的病症,只有一种方法才能……”

    顾陵云见他吞吞吐吐,不耐道:“直说便是。”

    陆山月说出了四个字:“涅槃重生。”

    涅槃重生,是凤凰的天赋神通。

    就算是妖族都不一定能学会,更不用说陆山月是区区一个凡人了。

    顾陵云沉吟片刻:“别无他法?”

    陆山月温声说道:“有倒是有。虽然凤凰绝迹,但世间总有流着凤凰血脉的后裔,只要取其内丹,加之我体内的凤凰血,也能起到涅槃重生、重塑身体的效用。”

    “只是……世间拥有凤凰血脉的妖兽少之又少,实在是太难了。”

    “师兄,你我二人的缘分,怕是到此为止了。”

    -

    顾陵云缓步走出了四季如春的桃源乡。

    长明峰已经步入了春日,可还是尤带寒意,迎面吹来一阵冷风,使得人清醒了过来。

    顾陵云的眼前闪过一幕幕的画面。

    有苍白虚弱的陆山月。

    也有难受呢喃的慕枝。

    这世间竟有如此巧合的事情。

    陆山月需要凤凰血脉的妖兽内丹来救命,而慕枝正好就受到了刺激,觉醒了凤凰血脉。

    顾陵云的眉头紧锁。

    陆山月的病症来势汹汹,上一次用了凤凰血才勉强保住性命,其他的药对他而来用处不大。若没有这颗内丹,怕是要殒命了。

    而若是取了慕枝的内丹……

    对于妖族来说,内丹重要,但又没有到性命攸关的程度。日后用丹药好好养着,一样能够再生出新的来。

    一个死,一个是伤。

    任由谁来,都知道该选哪一个。

本文网址:http://www.chaocoffee.com/xs/4/4772/10480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haocoffee.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