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朵玫瑰

推荐阅读:穿到民国后前任满地捡爱[娱乐圈]和死对头互穿后柠檬味儿的她礼装go?[综英美]我在逃生游戏被npc表白审神者他有四次元口袋先生攻略手册沙雕受以为他重生了BE游戏攻略狂魔[无限]

    第14朵玫瑰

    既然是新婚礼物,别说是横桑运到宛丘,就是绕大半个地球,顾砚钦也必须一样不少地给搬回来。

    心里一旦住了人,那真是感性地不行。只要是和姜意南有关的事物,对他而言都意义重大。

    姜意南不懂这人的脑回路,他们连结婚都是假的,还谈什么新婚礼物。这么看重干嘛?

    不过既然顾导不远万里替她运回来,她还是欢欢喜喜地收下了。

    满满一后备箱的玫瑰花茶,顾砚钦分了两趟搬。姜意南和肖阿姨还搭了把手。

    这些当然不止是机场的粉丝塞的。s省举办的这次论坛,现场也来了不少记者和粉丝。开了一周会,好几波姜意南的粉丝上赶着给他送玫瑰花茶。同行的霍声远和江既白等人纷纷调侃他蹭了老婆的流量。

    玫瑰花茶搬完,顾砚钦是真的要走了。

    姜意南隔着车窗朝他挥手。

    顾砚钦突然问一句:“在家很无聊?”

    她摇摇头,“不无聊啊!”

    顾砚钦弯唇轻笑,知道这姑娘没说实话。倘若不无聊,她也不至于会买那么多快递了。一定是在家憋坏了,只能成天网购消磨时间。

    “过两天带你出去玩。”

    姜意南:“……”

    点火,打灯,油门一踩,黑色小车轰隆一声跑远了,只留下一节车屁股。

    姜意南想了半天都没想明白顾砚钦最后那句话究竟是不是客套话。带她出去玩?是她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他们有那么熟么?

    她往回走,肖阿姨站在客厅,往外张望,有些奇怪地问:“顾先生不住这里吗?”

    肖阿姨不懂姜意南和顾砚钦之间复杂的情况。她也不打算多解释,囫囵揭过,“工作需要,他不住这边。”

    肖阿姨心中仍有疑问,但也什么都没问。毕竟是主人家的事情,她一个保姆不便多问。

    ——

    其实顾砚钦并未跟人约了谈事。之所以这么说,无非是怕自己留下吃晚饭让姜意南感到突兀和不自在。

    他早已蛰伏许久,不惜为她撒了张大网,目的就在于将她一点一点收拢网中。谋定而后动,五年都等下来了,他不在乎再多等些时间。

    想起姜意南孕吐那么厉害,顾砚钦多少有些不放心。

    他套上蓝牙耳机,从通讯录里翻出一个号码播出去。

    “晚上好霍医生,冒昧给你打电话,还请见谅!”

    “你好顾先生,还没恭喜你和姜小姐新婚快乐!”

    “谢谢!是这样的,我太太怀孕了,这几天吐得特别厉害,我想问问有没有方法缓解一下?”

    “孕吐是正常现象,顾先生你不必太担心。首先要保持心情愉快,心理放松,孕妇心情不好,孕吐反应会变的严重。孕前三个月胎儿生长缓慢,并不需要太多的营养。在饮食上上可以选取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并减少每次进食的量,采用少食多餐的方法。多饮温开水,多吃富含维生素的蔬菜水果,防止便秘,以免加重早孕反应。适当运动,如室外散步、做孕妇保健操等。也可以服用维生素b6调理……”【注】

    顾砚钦开了录音,将通话都逐一录下。

    通话结束,顾砚钦刚好将车开到绿都澜城。

    松桥二号的房子他过去也没怎么住,多数情况都是住在绿都澜城这套大平层里。

    霍医生电话里提的那些方法,他反复听了好几遍,每条都认真记录下来。

    他突然觉得这种感觉非常神奇。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结婚生子。虽然心里一直住了一个人。但他总觉得自己离姜意南太远,两人是根本不可能的。

    没想到一晚荒唐,老天爷不仅将姜意南送到了他身边,两人连孩子都有了。

    他们跨过了正常人谈恋爱结婚的流程,直接生孩子。这速度堪比火箭。当然会觉得不可思议。

    不过对象是姜意南,他又觉得甘之如饴。总归是自己肖想了整整五年的人。

    一想到那姑娘,男人身上的清冷淡漠的气质顷刻间就消散了干净,眼角眉梢无不流露出温柔神色。

    他点开微信界面,置顶的就是姜意南的微信号。他手动改了个备注:宇宙级大甜心。

    ***

    姜意南以为顾砚钦那天傍晚说带她出去玩,只是随口那么一说,并非真的要带她出去玩。

    她一直都没放在心上。

    所以当他两天后突然出现在家里,姜意南委实被吓得不轻。

    早上七点,她穿着吊带睡裙,细白的手指拢紧羊绒披肩,踩着毛茸茸的兔耳朵拖鞋下楼。台阶堪堪踩了一半,居高临下看到一个高大挺拔的背影,分外熟悉。

    她还没反应过来这是顾砚钦,正奇怪这一大早家里怎么来客人了。这人直接背过身,朝着她和煦一笑,如沐春风,“早上好,意南!”

    姜意南:“……”

    “顾……顾老师,您……您怎么过来了?”姜意南惊得下巴都快掉了,瞌睡虫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一激动,口齿哆嗦,话都说得磕磕绊绊的。

    这人穿着宽松的针织外套,柔和沉静的雪青色,将他的身形衬得英挺又清峻,宛如那早春拔节抽条翠竹,充满了生命感与力量感。

    “说好了要带你出去玩的,我不能食言呀!”顾砚钦负手而立,莞尔一笑,

    姜意南:“……”

    嗐,她还以为只是一句玩笑话呢!

    他抬起腕表看了一眼,征询道:“给你半小时洗漱,够了吧?”

    女孩子出门没个一两个小时根本不够。但顾导开了尊口,半个小时不够也得够。谁叫人家是老大呢!

    “够了!”她身形一闪,麻溜上了楼。

    小戴一大早就去了公司,家里就剩姜意南和肖阿姨两个人。

    肖阿姨为姜意南准备好了早餐,正在摆桌。

    她招呼道:“顾先生吃过早饭了没?要不要一起吃?”

    “好啊!”身体快过脑子先做出了反应,立马就拉开椅子坐下了。

    顾砚钦其实已经吃过早饭了,但为了陪姜意南,他不介意再吃点。

    肖阿姨给他拿了副碗筷。

    姜意南吐得厉害,胃口不佳,吃不了油腻荤腥。家里的一日三餐都非常清淡。早餐肖阿姨特意熬了软糯香甜的习小米粥,炒了两个清爽可口的小菜,牛奶鸡蛋搭配着。

    荤腥海鲜姜意南是吃不了的,一闻就吐。反而清粥小菜能吃下一些。

    “女人怀孕特别辛苦,尤其姜小姐还吐得这么厉害。顾先生你还是搬回来住吧,工作再忙,媳妇怀孕也是大事,总要抽出时间回来照看的呀!”肖阿姨过来做事也有这么多天了,顾砚钦这个男主人一直没回来住过。她觉得应该是小两口闹别扭了,在分居呢!

    怕影响孕妇心情,她不敢跟姜意南提。眼下只能找机会委婉地向顾砚钦提一嘴。

    顾砚钦哭笑不得。肖阿姨不清楚他和姜意南之间复杂的关系。以为他们是真夫妻。毕竟网上一早就官宣了,板上钉钉。谁都想不到他们其实只是协议的假夫妻。正常的夫妻之间哪有像他们这样生疏恭敬的,两人还一直分开住。

    不知者无罪,这不怪肖阿姨。人是顾塬请来帮忙的,也没跟人家解释清楚这一切。

    不过都不重要,反正假的也能变成真的,时间问题而已。

    顾砚钦一本正经地接话:“我找时间和意南谈谈,争取搬回来住。”

    肖阿姨深表欣慰,一副过来人的姿态,语重心长地说:“夫妻之间哪有隔夜仇的,都是床头吵架床尾和,闹过了就好了。媳妇儿如今怀孕,最是辛苦,你们男人就应该多包容包容。她要是闹点脾气你就由着她,多哄哄她,没有哄不好的老婆。”

    顾砚钦垂下眼皮,默默道:“阿姨你说得对。”

    肖阿姨把自己该说的话说完,她就立马退到厨房继续忙活了。

    姜意南洗漱完,抹上孕妇能用的护肤品,也不化妆,直接素颜。换上一条修身的浅蓝色直条纹衬衫裙,外搭藏青色毛呢大衣,蹬一双软底豆豆鞋,休闲又通勤。

    三个月还没显怀,她仍旧腰肢纤细,体态轻盈,丝毫看不出孕妇的痕迹。

    脱离了镜头前的美颜和滤镜,姜意南私底下的颜值照样扛打。她的长相介于清纯和妖冶之间,处于恰到好处的那个临界点,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眉眼间又自带古韵,是天生的古装美人。

    这也是为什么她出道至今一连拍了十多部古装戏。近两年才开始拍了一两部现代戏。

    两人沉默地吃完早餐。

    顾砚钦亲自开车,还是那辆黑色迈巴赫,车牌号无比嚣张。

    姜意南自发走向后座,顾砚钦却替她开了副驾的车门,候在一旁。

    她只好上了副驾,规规矩矩地把安全带系好。

    “我们要去哪儿啊?”

    “先保密。”

    姜意南:“……”

    呵,还挺神秘!

    她不再问了,靠在副驾上闭目养神。随便顾砚钦带她去哪儿,反正不至于会把她给卖掉。

    这次怀孕,顾导表现出了绝对的担当。她对他的人品深信不疑。内心深处对他也充满了信任。

    如今姜意南不止孕吐严重,她还嗜睡。成天睡不够,一坐就犯困。

    本来是想闭目养神来着,结果一不小心又睡着了。

    女孩双目微阖,纤长浓密的睫毛自然垂下,根根鲜明,像是振翅起舞的黑蝴蝶。日光栖息在上方,沾上点点晶莹。

    她本就不是闹腾的性子。如今睡着了,越发安静乖巧,跟个小婴儿似的。

    顾砚钦静静看着,胸口像是被人狠狠抓了一把。原本平静的心湖骤然掀起一场风暴。

    喜欢一个人总有无数个撞入心口的瞬间。就好比现在,他注视着姜意南安详的睡颜,内心突然之间充满了感动。

    这是他过去五年都不曾有过的体验。直到今时今刻,他才第一次离她这么近。

    即使是三个月前的那一晚,他们曾亲密无间,不分彼此。但他知道那只是一出意外,是两个失落的人在深夜的一场放纵。等到天亮,他们又会回归正轨,形同陌路。

    倘若没有这个孩子,他和姜意南绝对不会有下文。

    他该感谢这个孩子的。

    ——

    车子很快驶离市区,七拐八拐进入了宛丘老城区白浪屿。

    白浪屿,听上去是个岛名。其实这一带都是低矮的小山坡。跟岛屿没半毛钱关系。

    当地人的房子也都建在半坡上,一栋栋鳞次栉比的灰白小楼。而且都是二三十年前的老房子,古朴老旧,非常有年代感。

    小路阡陌纵横,电线杆子乱立,电线横在头顶,杂乱无章。各色衣衫晒在路边,迎风摇曳。一群大妈聚在一起嗑瓜子聊天。几个大爷围坐一团,下棋的下棋,打麻将的打麻将,好不惬意自在。

    一出出别样的人间烟火,岁月感扑面而来。年轻人置身其中,仿佛误入了九十年代的宛丘。

    前些年宛丘政府一直致力于改造老城区,七拆八改,力度很大。好多地方都被改得面无全非。唯独白浪屿这一片被完好保留了下来,作为旅游区。

    摄影发烧友和艺术学院的学生经常到这里来采风。一些爱好街拍的小姐姐们也喜欢到这里来拍照。久而久之,人气就上去了,也算一个网红景点。

    “咱们要在白浪屿玩儿?”姜意南睡了一觉醒来,远远看到前方的蓝色路牌,这才注意到车子进了白浪屿。

    “不。”顾砚钦冲她摇摇头,轻声告诉她:“是要在这儿吃饭。”

    姜意南:“……”

    难道这里卧虎藏龙,藏了什么网红餐厅不成?

    黑色小车随后就在一栋灰白小楼前熄了火,“到了意南,下车吧!”

    姜意南解了安全带,透过玻璃看见一团雪白快速袭来——一只体态肥硕的萨摩耶疯狂往车门上窜,吐着长舌,两只前爪扒来扒去,格外热情。

    她下意识摸了摸左手手腕上光滑的佛珠,漂亮的狐狸眼里当即闪过几丝诧异,“顾老师,这是私房菜馆?”

    两人四目相对,顾砚钦语气认真,“这是我爷爷家。”

    姜意南:“……”

    传闻中的老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顾东山老先生?

    这位可是圈子里真正的前辈。

    天呐,一言不合就要面对大佬,姜意南慌啊!

    她的手刚碰到车门,又猛地给缩了回去。

    她浓眉紧蹙,戒备地望着他,“顾老师,您带我来这儿干嘛?”

    他们本就是假夫妻,根本没必要搞见家长那套吧!

    顾砚钦逐字逐句道:“意南,我需要你陪我演一场戏。”

本文网址:http://www.chaocoffee.com/xs/4/4774/10484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haocoffee.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