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章

推荐阅读:穿到民国后前任满地捡爱[娱乐圈]和死对头互穿后柠檬味儿的她礼装go?[综英美]我在逃生游戏被npc表白审神者他有四次元口袋先生攻略手册沙雕受以为他重生了BE游戏攻略狂魔[无限]

    喻闻铮的力道不算轻,但也绝对说不得重。

    然而桃剑舒这副身子是千娇万宠养大的,可说得上一句皮娇肉嫩,到底还是破了个口子。

    空气中弥漫起一股极淡的血腥气,丝丝痛觉传来,明明应该躲开,桃剑舒却是大脑一片空白,被喻闻铮这动作惊得僵住了整个身子。

    连呼吸也下意识屏住了。

    直至察觉到扫在侧颈的温热呼吸渐远,喻闻铮垂下的几绺白发从锁骨边滑落时,桃剑舒才敢轻轻呼了一口气。

    神思尚未从震惊中完全抽离,桃剑舒舌头打结道:“师祖,这、这是什么……最新疗法吗?”

    她想来想去,也没能找到比这个更能解释喻闻铮忽然啃了自己一口的理由。

    只听喻闻铮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边抬起拇指揩掉唇角的血渍,边懒懒瞥她道:“蠢。”

    桃剑舒呆呆看着那双张合的薄唇,喻闻铮说了什么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快要激动得昏过去了——

    【呜呜呜!铮铮擦血渍的动作好a啊!下唇沾了点血的样子也好漂亮,战损美人呜呜,好涩啊——】

    能看到这样的喻闻铮,她觉得自己被咬一口也不亏了!

    桃剑舒极力掩藏内心的躁动,可惜她那双一下子燃上火苗似的眼眸还是表明了情绪的陡然转变,更不必说喻闻铮本就能听到她心里那些孟浪言语。

    喻闻铮皱起了眉,不悦道:“好了就出去!”

    闻言,桃剑舒这才发现自己身上那股寒气已经消退,而侧颈上的痛觉,早已转为温和又霸道的灵流。

    她哪里还悟不出来方才喻闻铮举止的用意,甜甜笑道:“多谢师祖!”

    看着她展颜,喻闻铮只觉更心烦意乱了。

    毕竟要驱除寒意,更简单的办法并非没有,譬如渡灵,又譬如内服丹药。

    喻闻铮自己都不知道为何鬼使神差选了这么个看起来又蠢又麻烦的法子……算了,总归这笨弟子看起来挺开心的。

    他如是想着,却见桃剑舒下一瞬又苦下脸来,担忧道:“师祖,那您之后要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

    “就是仙盟大会啊,要是嗽月真来了,以师祖您现在的状态……”

    “觉得我打不过他?”喻闻铮冷笑道:“不过是只阴沟里的老鼠,只敢躲在暗处,各大宗门巴不得他自投罗网才是。”

    说起正事来,喻闻铮周身的气势便凌厉了许多,桃剑舒只得咽回后话,转而道:“那覃长老那边要是再搞出什么动作来呢?”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急什么?”喻闻铮起了身,颇不耐烦地皱眉看了桃剑舒一眼,“聒噪。”

    “……哦。”桃剑舒委委屈屈地闭上了口,“那弟子不说话了。”

    “对了,不要离我太远。”喻闻铮顿了顿,略不自然地硬声道:“……等下本座与你一同下山。”

    换个说法,还是得和桃剑舒再同吃同睡一段时间。

    桃剑舒眼睛一亮,“弟子遵命!”

    她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去收拾先前被她翻乱的那些丹药。

    喻闻铮方才虽重声重气地叫她出去,却也没有真的赶人,只是径自走到了另一边的书案前,指上翻动着什么。

    殿内陷入静默,桃剑舒重复着将丹药分类归回原位的动作,任由思绪放空。

    颈上犹存着一点灵流的温热,她缓缓抚上那处破口,想起冰镜上看到的红痕,不禁皱起了眉。

    按照青华姑姑的说法,这印子晨间明明就已经消了的,怎么会突然又冒了出来……

    【这一下消失一下出来,我怕不是得了什么病,或是被人下了什么蛊吧?铮铮那夜自己都那么虚弱,肯定不会是他……又或许,是他恶趣味起了,故意吓唬我?】

    如此想着,桃剑舒忍不住开口:“师祖,弟子脖子上的那印子一时有一时无的,您……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喻闻铮停下了翻《百妖册》的手,心下嗤笑——

    吓唬她?他怎么可能会那么无聊?

    然而打脸总是来得很快,喻闻铮这么想,一开口却是变了味。

    “正常。”他眼皮都未抬一下,只懒懒如是道。

    正常?桃剑舒犹是有些狐疑,不过到底是安心了些。

    只是她还未来得及松口气,一颗心便又被喻闻铮接下来的话给高高提了起来。

    “人之将死,身上总会生出些异象,不稀奇。”喻闻铮说话的语气淡淡的,悠闲得仿佛是在话家常。

    他鲜少开玩笑,桃剑舒是真被吓了一跳。

    手上的丹药又散了一地,桃剑舒哭丧着脸,自言自语道:“完了,我不会真就这么玩完了吧。我才没穿过来多久呢,我还没养够崽子,还没谈恋爱,我甚至连宋意都还没踹开……”

    桃剑舒越说越哀怨,到最后竟还感叹起命运的不公来。

    喻闻铮额角一跳,忍无可忍地打断道:“闭嘴。”

    “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你还真信了?”

    桃剑舒噤了声,虽然怂,到底还是忍不住小小声吐槽:“师祖好幼稚……”

    幼稚?

    喻闻铮皮笑肉不笑牵了下唇角,略微气恼地转过了身,一边平复心绪,一边将目光落回书册上。

    静心,看书。

    至少书不会气人。

    桃剑舒倒未注意喻闻铮的状态,她此时更关注方才一时冒出来的想法——

    喻闻铮那话虽是开玩笑,却无意间警醒了她。

    提到“死”字,桃剑舒便不免想起来宋意与颜卿卿来,毕竟此时她身处的整个世界都是以这两人的存在为基础的。

    自她拿回契书起,结契一事便已是一拖再拖,算算日子,再过几天都要拖满一个月了。宋意连仙盟大会这种事都能耽搁,他到底和颜卿卿干嘛去了?要是他们发展进度太快,她怕就危险了。

    桃剑舒拧起了眉,这红痕,难不成真昭示着什么……

    不行,她得赶紧和宋意划清关系,等宋意一回来,就算是捆,也要把人捆来把契先解了。

    .

    桃剑舒没想到,她一下山便撞见了宋意。

    此时已是申时,仙盟大会进行到众宗门切磋比试,一些没有抽到签的修士便由沉剑宗小童领着,或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四处逛逛。

    桃剑舒正准备往弟子房走,便听到了有关宋意的八卦。

    “听说了么,芝玉剑君午间回来时,怀里抱了个貌若天仙的女子!”

    “你消息也太滞后了些,那姑娘是他新收的弟子……而且更重要的明明是剑君与嗽月交了手这件事吧?”

    “就是!说起来,剑君修为不浅,倒尚有一战之力,只可惜那个颜卿卿,受的伤恐怕是不轻。”

    “是啊,她也是运气不好,才进沉剑宗没几天,谁成想便被嗽月给掳了去……”

    ……所以那天颜卿卿是被嗽月抓走了?

    桃剑舒有些吃惊,她对原剧情的记忆并不清晰,但可以肯定的是,嗽月在喜欢上女主颜卿卿之前,可绝对没干过这么高调的事。

    如喻闻铮所言,嗽月行事谨慎,习惯处于暗处制敌……宋意和颜卿卿都还没正式在一起呢,嗽月更不可能在此时与女主擦出什么火花。

    桃剑舒越想越觉得剧情偏离,还没细想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便又听那几个修士道:“嘘,别说了!剑君在那儿呢……”

    闻言,桃剑舒抬眼一看,果然见到了宋意。

    不知是不是错觉,宋意似乎显得有些疲惫。

    “师祖,弟子等下再带您回去。”

    喻闻铮的蛇型比之前大了不少,桃剑舒传音完,先是把领子提高遮住颈上伤口,再拉了拉自己的袖子掩好,才朝宋意走了过去。

    “宋意!”

    宋意闻声抬眸,视线触到身着清松门玄服的桃剑舒时,有一瞬间的滞神。

    “宋意,颜卿卿怎么样了?”桃剑舒比较关心女主的性命安全,“她没事吧?”

    听她关心颜卿卿,宋意更是觉得诧异。

    须臾,他松了眉头道:“她没事。”

    “那太好了!”桃剑舒松了一口气,“那咱们赶紧把事情办完吧,可别再拖了。”

    宋意眉头又皱了起来。

    见他这反应,桃剑舒马上生出不好的预感,面色复杂,“解契啊,才过去几天,你不会又忘了吧?”

    宋意不答,只是沉默了片刻,才抿了抿唇,有些犹豫道:“桃剑舒,若是……若我肯维持道侣契约,你可愿意将清松门的恒生树借我一用?”

    恒生树,清松门的镇门之宝。

    暂且不说这个,光是宋意前半句话,就已经很叫人冒火了。

    “你到底把桃剑舒当成什么了?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奴隶么?”气愤之余,桃剑舒忍不住露出讥讽的表情来,“居然还好意思摆出来一副施舍者的姿态,你清醒些,现在是我要和你解契!”

    宋意本人实在是太崩人设,桃剑舒连多说一句话都不想了。

    “一句话,你到底解不解?”

    她觉得以宋意的性子,自己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应该是会恼怒,而后毫不犹豫地应下。

    岂料这次宋意却像是强压着情绪一般,只道:“我会再考虑的。”

    说罢,竟是径自提步离开。

    桃剑舒被他这一顿操作看得目瞪口呆,自己都有些傻了。

    “桃剑舒!”在她怔神间,梁凤霖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凑到她身边,看着宋意的背影小声道:“你和剑君怎么了?”

    桃剑舒没好气道:“你不是都看到了。”

    “你真要和剑君解契啊?”梁凤霖有些诧异,“你不是很喜欢他吗?”

    “喜欢他?我有病?”

    宋意根本就是个煞比。

    桃剑舒边吐槽,边往清松门的客房走。

    她忍不了了,她现在就要找亲友团仗势欺人。

    梁凤霖屁颠屁颠跟在后头,刚想再开口,就见桃剑舒转过头来恶狠狠道:“我想起来了,你好像很崇拜宋意?那你最好可别再跟着我了。”

    梁凤霖一愣,张了张口,头一次没挤出反驳的话来。

    他原先觉得自己是崇拜剑君的,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自问心堂与桃剑舒关系转变后,就觉得剑君也没有那么完美无缺了。

    就好像在桃剑舒改变的同时,宋意也变了一样。

    也可能是他自己变了。

    梁凤霖在心中自问自答,却见桃剑舒已经走远了。

    “桃剑舒,你等等我!”

    心里憋着气,桃剑舒脚程很快,不多时便到了地方。

    才一推开门,她便做出委屈的神情来,“爹,青华姑姑,舒儿好委屈啊,你们可要替我……”

    话未说完,便瞥见房中另一个身影,有些尴尬道:“苏师兄怎么也在……”

    苏枕玉极是温和地点了点头,仿佛未看见桃剑舒做作的窘态一般,“师妹怎么了?”

    桃剑舒干巴巴笑了下,转头去看桃秉渊,“爹,我想单独和您说些事。”

    “就在这儿说吧,枕玉又不是外人。”桃秉渊道。

    桃剑舒算了一下房中的人。

    她爹、青华姑姑、苏师兄、她自己和喻闻铮……还有跟了过来的梁凤霖。

    要是直接说,那大概不久之后整个修真界都要知道她和宋意那点破事了。

    然而转念一想,桃剑舒又觉得自己考虑那么多干嘛,总之早晚会传开的,她和宋意关系撇得干干净净才好。

    这么一想,她直接道:“爹,我要和宋意解除道侣之契,现在就要。”

本文网址:http://www.chaocoffee.com/xs/4/4775/10486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haocoffee.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