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

推荐阅读:穿到民国后前任满地捡爱[娱乐圈]和死对头互穿后柠檬味儿的她礼装go?[综英美]我在逃生游戏被npc表白审神者他有四次元口袋先生攻略手册沙雕受以为他重生了BE游戏攻略狂魔[无限]

    璀璨华丽的灯光下,乌桃的肤色吹弹可破,笑容犹如冰消雪融的春光。

    迟弈看得有些恍惚。

    还记得以前的乌桃很少对他笑。

    在他关于乌桃那么多共同相处的记忆中,也只有寥寥几次。

    但是自从她失了忆,住在禧园的这段时间里,她似乎总是挂着淡淡的笑容。

    甚至有时候也会像现在这样,对着他不设防的笑起来。

    眼底没有一点点防备和疏离,眸中像揉碎了星光在里面。

    美的不像话。

    迟弈紧紧地盯着她美丽的眼睛,又情不自禁地挪了视线到玫瑰般的红唇上,喉头轻滚,移了视线。

    多看一眼,就多想拥有她一秒。

    她对他多笑几次,他就多恍惚几次。次数多了,迟弈几乎都开始自己问自己,是不是还可以重新来过。

    现在的乌桃,总是时不时地给他一种,好像还能重新来过的错觉。

    迟弈深不见底的眸暗了一瞬,心里猛地刺痛起来。

    而后清醒地告诉自己。

    是。

    错觉。

    他压下去翻涌的黯然情绪,淡淡点头:“好。”

    乌桃浑然不知道此时的迟弈心理到底在想什么,她只觉得刚刚迟弈保护她的时候,自然地给她搭衣服的时候。

    她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

    这种感觉,就是心动吗。

    偌大的晚宴会场上,四处可见西装革履的顶层名流和穿着晚礼服的女士。

    整个会场都铺着昂贵的地毯,桌面上摆着价值不菲的食物和酒,供人食用。

    这些东西虽然迟家不缺,但是为了制造惊艳感和保持细腰的曼妙,乌桃很听话的遵从了造型师的建议。

    也就是,在见到迟弈前不要进食。

    她照做的下场就是,现在到了饭点,她的确有点饿了。

    虽然说要吃东西,但是真的走到了食物面前的时候,乌桃还是犹豫了一下。

    晚宴结束后是拍卖会,那才是今天的重点。

    吃了东西虽然是小事,可是跟在迟弈身边,她注定会是万众关注的焦点,到时候拍卖会上还会有不少媒体。

    万一不雅的体态被拍下来,会给迟弈丢人的。

    乌桃抬头环视了一下四周,那些名媛们几乎都不怎么碰食物,手里要么得体地拎着包包,要么优雅地拿着一杯红酒。

    不进食似乎是默认的规矩。

    只有她挽着迟弈站在食物面前,惹了周遭不少暗自打量的眼光。

    “那不是迟总和他的女伴吗?她不怕小肚子露出来啊?能攀上方舟集团肯定花了不少心思,万一不好看被人甩了可就亏大了。”

    “亏她真胆大。”

    “这种好事怎么就轮不到我?你们不知道,天天跟老头子在一起多反胃……”

    “不过话说回来,这也是迟总第一次和女人一起出门,要是这么宠她,吃点东西当然也不算大事了。”

    “长得漂亮就是有好处啊,你们谁有好的美容师给我推一推?”

    ……

    乌桃犹豫了一下,皓腕一转,盈盈端了杯红酒,仰起头若无其事地笑了下:“这个好喝吗?”

    迟弈扫了一眼:“不是要吃东西?”

    他说完随意觑了眼餐桌,薄唇轻吐:“这些垃圾,不吃也罢。”

    迟弈垂眸看了眼腕表:“想吃什么?我带你去。”

    说着他拉着乌桃要走,乌桃立刻将手里的酒杯放下,匆匆揪住迟弈衬衣的一角,低声地解释:“不用,我不是这个意思。”

    迟弈回眸看她。

    乌桃被他盯地有些心虚,语气也带了丝羞赧。

    “我不是不想吃。”

    迟弈:“?”

    她掀眸又看了他一眼,才悄悄挪开了目光,很艰难地:“我是怕吃了东西。”

    “……腰就不细了。”

    “有小肚子的话,被拍到不好看,会给你丢人。”

    她解释完立马转移了话题:“而且等等不是要开拍卖会了吗?出去吃饭来不及,这样不好。”

    乌桃一身仙气又惊艳的黑色晚礼服,在流光溢彩的水晶灯下看起来格外动人。

    她白皙的手指捏着他衬衫的一角,清冷如雪的容颜上带上多了些羞涩,身子被他带的微微前倾,好像轻轻一用劲。

    她就会轻飘飘地落进他怀里似的。

    一向淡然的乌桃头一次在迟弈面前露出这样难为情的神态。

    迟弈挑眉看她,眼里渐渐地带了丝意味不明的笑意。

    这样的她。

    勾人又可爱。

    刚刚才被压下去的欲念再次被她的模样勾起来。

    想一口不剩地吃掉。

    他顺势把乌桃揽进怀里,倾身贴在乌桃的耳畔,声调像是呢喃又像是调情,热气麻麻痒痒地洒在她耳垂:“怕给我丢人啊?”

    乌桃身子情不自禁地微颤,微微点了点头。

    迟弈像被她的反应取悦了,轻笑一声站直了身子,拿起刚刚乌桃喝过的那杯酒,不紧不慢地抿了一口。

    她温热的唇印还残留在杯子边沿,这样不设边界的动作看得乌桃心头一跳。

    迟弈的语气不容置疑:“夭夭,你要记住。”

    “站在我身边,就是你为所欲为的底气。”

    他端着酒杯的手轻轻摩挲了一下乌桃尝过的杯口,漫不经心地扫视了一圈跃跃欲试想要上前攀谈的人,眉眼中带着盛气凌人的傲气:“谁敢说一个不字?”

    这样高高在上的模样,是失忆后的乌桃第一次见。

    她微微仰头去看他的眉眼,只觉得。

    这样的迟弈和她相处时的状态很不一样。

    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他还不像现在这样倨傲,冷漠,捉摸不定,浑身都是上位者的压迫气息。

    他更多的是冷淡,是疏离,是偶尔的恶劣,是忽远忽近。

    也是昙花一现的温柔,是事无巨细的细心。

    更是她心里唯一的色彩。

    不过……

    什么样子的迟弈她都觉得很好。

    乌桃情不自禁的摸了一下刚刚被迟弈俯身相贴的耳垂,现在还热的发烫。

    她看着迟弈好看得过分的脸,突然很想知道。

    在迟弈还是她的迟弈的时候,他又是什么样子的。

    她的,迟弈。

    乌桃低下头浅浅一笑,挽着他的胳膊缩紧了一些。

    她吃了口鱼子酱。

    味道和迟家的比算不上太好,但是也还能吃。

    把食物咽下去以后,她突然想起,迟弈好像也很久没有进食了。

    他工作繁忙,不吃东西会伤身体的。

    “你要不要也吃一点?”乌桃插了一块排递到迟弈的嘴边,温声问着。

    她看着迟弈的视线落在牛排上,这才想起刚刚迟弈评价过这里的食物。

    “这些垃圾,不吃也罢。”

    也是。

    迟家家大业大,一切都是最好最顶级的,他应该吃不惯。

    不等迟弈拒绝,乌桃默不作声地打算自觉一点把叉子放回去。

    还没等收回,迟弈冷不丁弯腰把那块牛排吃进嘴里,神色自若:“好吃。”

    乌桃:……

    其实,也不用这样勉强自己。

    乌桃就着刚刚喂迟弈吃牛排的叉子又叉了一块给自己,放在嘴里尝了尝,味道的确还可以。

    她连着又吃了两块,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他们刚刚一直用的是同一把餐具。

    按着网上的说法,她们已经间接接吻了。

    亲密又陌生的词语使得乌桃的脸微微有些烫,她品了品这两个字眼,又看向迟弈好看的唇。

    也不知道是什么味道,什么感觉。

    以前的她尝过吗?

    突然……很想尝一口。

    在乌桃出神之际,宴会厅内传来清隽的男子声音。

    “非常感谢诸位的光临,卫氏拍卖行今天……”

    都是些场面上的客套话,只是音色略微有些耳熟。

    乌桃掀眸看过去,是刚刚在露台纠缠他的男人。于是不感兴趣地收回目光。

    与此同时,宴会厅半开的大门被人拉开,沉重的木质发出略显空旷的声响。

    穿着统一工作服的工作人员们搬来了指示牌,上面写着拍卖行具体的开放时间和位置。

    已经有不少人陆陆续续地从宴会厅离开,往拍卖的场地那边去。

    徐鸣从一圈商业人士中走出来朝着迟弈颔首,说道:“少爷,我们也走吧。”

    迟弈点点头,三个人在众人的目光下离去。

    在走到门口的时候,从楼梯间走出来一个穿着机车服的高大少年。

    一身黑色的修身机车服,配上张扬不羁的优越五官,看起来格外惹眼。

    他一手拎着黑色的头盔,不耐烦地走进来,“老爷子就会给我找事,好端端去什么拍卖会!”

    门口穿着长裙的女迎宾笑着迎接他:“白少爷晚上好,马上就到拍卖会的时间了,您沿着指示走就可以。”

    白夜烦躁地摆了下手,对这种破事完全提不起兴趣,微微耷拉着头往前走。

    他步子大,也不拘束仪态,闷着头往前走,差点踩到前面人的黑色裙摆。

    白夜本来就不爽今晚的安排,又自小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猖狂性子,也不管是谁的错,扬头就想骂人。

    他烦得冒火,抬头对上眼前人的视线,到嘴边的话生生噎在喉咙里。

    !

    前方的乌桃感觉到身后有人跟着,淡淡地回眸看过去,正好对上白夜的眼睛。

    看到是个不认识的少年,她也没当回事,跟着迟弈继续往前走。

    白夜在原地生生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刚刚那个带着面纱的女人是乌桃吧!

    他惊喜地追上去喊:“姐姐!”

    姐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简直爱死老爷子的安排了!

    如果说在摩托和女人中间一定要选一个,那选女人的可能性只有一个。

    那就是——

    这个女人得是乌桃。

    自从大二的时候他从摩托上摔下来被乌桃救了,对乌桃一直魂牵梦萦,倾慕不已。

    穷追不舍了大半年,可惜都没有什么结果。

    本来都好几天联系不上了,这回居然偶遇了,实在是太好了!

    白夜喊了一声见没人回应,以为她是没听见,准备追上去看个究竟。

    谁知道刚走一步,胳膊肘就被人拽住了。

    “操!”白夜咒骂一声:“谁他/妈拽我?”

    他毫不留情地挣脱开,眼里冒火地瞪过去,正看到卫嘉树站在门口。

    “是你他/妈的拽我?”白夜气愤地扬声质问。

    白夜比卫嘉树高一些,性格也和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眼看前面乌桃的身影已经消失了,白夜把火统统撒在了卫嘉树身上,咬牙切齿道:“你自己追不上姐姐也不让我追?”

    卫嘉树看着眼前火冒三丈的白夜也不生气,皱着眉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你看错人了,那不是乌桃。”

    “怎么可能不是?”白夜拔高了声调:“姐姐化成灰我也认识!”

    说完他冷笑了一声:“我早就知道你就是个贪图美色的傻/逼,连姐姐都认不出,你这种脑残也配追她?”

    大家都是蔚川有头有脸的名企业,被他白夜这么奚落,温润如卫嘉树也有些不悦:“你说话放尊重一点。”

    他像看智障一样的眼神看着白夜:“你光看她像桃桃,那你看到她旁边站的是谁了吗?”

    白夜扬起下巴,语气很拽:“能是谁?蔚川还有比我白家更牛b的?”

    卫嘉树看着他的表情更加一言难尽。

    “方舟集团,迟弈。”

本文网址:http://www.chaocoffee.com/xs/4/4776/10488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haocoffee.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