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推荐阅读:穿到民国后前任满地捡爱[娱乐圈]和死对头互穿后柠檬味儿的她礼装go?[综英美]我在逃生游戏被npc表白审神者他有四次元口袋先生攻略手册沙雕受以为他重生了BE游戏攻略狂魔[无限]

    “播放量持续上升,有几本杂志找上门了,要给你拍封。”周得月心里其实挺激动。这是颜汛第一部赚钱的剧了。

    昨天播的三集两个关键词上了热搜。热搜一般都靠买,像这种自发的很少能上去,虽然这两个热搜只在后面溜达了两圈就下来了,但是数据真实可靠,讨论的词条比排在前面的还要高。

    颜汛眼睛也亮晶晶的。没想到这个不被看好的网剧开始赚钱了。

    万人迷才播放两个星期,已经盈利了。赞助商从以前的一个不知名的小牌子,现在一下子增加了六个。

    就在这时,周得月的电话响了。电话那头不知在说些什么,但是从对方耐心而冗长的对话看得出来,那边似乎在求周得月办些什么事。但一直过了十几分钟,周得月都在含含糊糊地打哈哈,然后持了手机。

    “是《学神》的导演。”

    “啊。”颜汛的眼睛更亮了。

    “他让你去试镜男主。不过,我没答应。”

    “啊,为什么呀?”颜汛委屈得眼睛都红了,“你知道我可喜欢这个角色,不给我钱我也想演。”

    “我觉得随着口碑发酵,《万人迷》会更加走好。再等两周,你的签约费会涨几倍。你当然不稀罕这点钱,你是因为喜欢这个角色,但是你值这个身价。”周得月说,“而且当时你主动过去试镜,他们还看不上你。现在你不想扳回一局?”

    周得月笑眯眯地说。

    “嗯。”颜汛咧咧嘴,想哭。

    就在这时颜汛的手机响了,手机一接通,北望川的声音便从那边炸了过来,“颜汛,你不是特别喜欢学神吗?那你为什么不来?”

    “为了达到6块腹肌的要求,我还在健身,赌约的时间还没到吧?”

    颜汛虽然极其想要这个角色,但现在他和大神的位置互换,周得月的话不无道理。

    “唉呀,角色是要神似,又不是外表相似。你当演员的不会比我更清楚。”大神那边有些低声下气了。

    “这可是当时你说的。我的外形和你心中的角色天差地别。”颜汛的记性就是好。

    “哎呀,我说过这话了吗?是我不对,我给你道歉,你过来吧。”北望川心虚得不行。

    这两个月他看了太多人,越看越觉得没有一个适合他心中的学神,反而看了颜汛的一些其他角色,有着天生的灵气。

    而且现在颜汛越是不松口,他就越着急。

    “你开个价吧。”大神狠下心。他想起导演的交代,如果再晚一些时候,颜汛的报价肯定会翻倍。

    “让我开价啊……那我就不客气了。”颜汛的语气冷,狠。

    “只要,我们出得起。”北望川咕咚咽了口口水。心里也虚得很。

    接着,颜汛报了一个价。

    大神有些意外,又松了口气。然后心里是对颜汛的感激。

    周得月在旁边爱怜地看着颜汛。还是个小孩。狠不下心。

    但颜汛却记得傅成书对他说的,“如果特别喜欢,千万不要等,也千万不要让,一定要主动出击。”

    是的,这个角色的意义远大于片酬。

    ……

    “平台把我们的剧给退了。”辛枫这两天把牙都快咬碎了,颜汛真是不给自己一条活路,班底优秀合作的演员都是一线,被所有业界看重的一部待爆剧,可是现在却打了水漂。

    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是平台方。

    “陈总。”

    “我给你打这个电话没有别的意思,一些事情不说大家也心知肚明,我就长话短说。根据我们签的协定,因为艺人个人原因,导致作品无法播出的,我们将予以索赔。”

    “这怎么是我的原因,我只是被人报复了。”辛枫黑着脸说。

    “那些视频嘛,的确给压下去了。主要是大家都要脸。但大众不知道,不代表圈里人不知道。如果真要闹上法庭的话,大家面上都不好吧。”

    “陈总。你等等我再找找人。”这个时候辛枫再心高气傲,也不由得服软了。

    这些剧集少则上千万,加上宣发上亿,如果真要赔偿的话,纵然自己身家过硬,也搁不住这样赔偿。

    “我劝你消停消停吧。你惹上谁不好,非要去惹上傅成书。你呢,赶快凑钱吧。你的这4部剧赔偿金加起来也过亿了。”

    “我哪有那么多钱?”

    “你呢,奢侈日子过惯了。把你的房子别墅规整规整就差不多了。”

    辛枫的牙咬碎了。他也是穷苦人出生,在娱乐圈打拼了10年,才有了这点业绩。

    颜汛!这一切都拜他所赐。

    “《学神》的主角定了。”助理在旁边小声说。

    “他一个高中生没上过几天学也配演《学神》。”辛枫从牙齿缝里说出几个字后,忽然觉得没意思。自己把自己演成了个反派,还是很蠢的那一种。

    不过,如果没准颜汛的确没资格演《学神》。

    辛枫又来了劲儿,这一刻他觉得自己是打不死的小强。

    ……

    颜汛有点略不高兴。他靠着自己的实力,争取到了一个他最喜欢的角色,好想在傅成书面前炫耀炫耀,翘翘尾巴,然后再撒撒娇。

    傅成书却给颜汛打电话,他要回本家一趟。傅成书很少回他那个家,和那边的关系十分冷淡,连带颜汛也很少和那边来往。他甚至不知道傅成书有几个叔伯兄弟。

    颜汛猜测是傅成书的父母10多年前离异。离后不到一年,他的母亲又因车祸身亡。

    而他的父亲,颜汛根本就不觉得有这个人存在。

    只是他在9岁的时候被带回过一次。

    当时那些叔叔伯伯都围着他,问傅成书,这就是你收养的小孩。

    当时他9岁,但是又瘦又小,看起来只有6、7岁,他们以为他什么都不懂。

    这不是管家的孩子吗?怎么把他给带来了?

    你们就当是我收养的。

    说是收养,不过你这么年轻就带个小孩在身边,以后哪个正经姑娘愿意嫁给你?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姑娘?我的事你们就别操心。

    从那以后,傅成就不再带颜汛过去。

    颜汛打了个电话给私教。私教是他一个月聘请过来的。在圈里很有名,经过他一个月的训,颜汛现在居然有了薄薄的一层肌肉。

    虽然拿到了《学神》的男主,但颜汛为了角色也不懈怠。

    “今天想练点什么?”教练穿着短背心短裤头,浑身都是发亮的键子肉。

    “练点儿轻松的。”颜汛说。

    “那今天我们就练臀桥。”

    颜汛知道这个动作。就仰躺在瑜伽垫上,向上顶跨。这个动作主要是健美臀部。

    “能不能练个更加有用的?”颜汛现在是想要肌肉。

    “我告诉你啊,你不要小瞧这个动作,这个动作练好了,不仅臀部看起来漂亮,而且可以使你腰部充满力量。以后你吊威亚就很轻松。”私教向颜汛挤了挤眼睛。

    私教肌肉发达,五大三粗,做这个动作说不出妖娆。

    私教第一次上门的时候,就从颜汛说过:我们以姐妹相称。

    颜汛瞬间就明白了,私教是个零号。

    “我跟你说呀,这个动作,腹部不能太高。膝胯应该成为一条线。”

    私教的手贴在颜汛的肚子上,把他往下压。

    ……

    傅成书一回来没看到颜汛,就知道他又在健身房。这小孩面上软唧唧,但就是一个倔脾气。

    健身房的门大开,傅成书还没走到,就见一个浑身腱子肉的男性两只手握住颜汛的细腰。

    颜汛整个人仰躺着,把胯挺起来。这其实是个非常常见的锻炼腰肌与臀部的动作。

    傅成书自己也是健身达人,当然知道是什么,但目睹两个人的姿态,还是冲击力十足,傅成书觉得自己的脑袋像是被狠狠打了一下。

    一股酸气,再夹杂着一点火气,开始往外冒。

    他大步走了过去。

    颜汛听到脚步声,一扭头就看到了傅成书,又惊又喜。

    “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私教还是第一次看到傅成书,这位传说中的真正霸道总裁,不由拿眼睛瞄了一眼。

    “还要练好长时间?”傅成书问。

    “还有一个小时。”颜汛声音轻快像一只快乐的小鸟,“你先去健身吧。”

    虽然颜汛急于想向傅成书汇报自己的成果,但也不急在这一个小时。

    “你接着练吧,我就在旁边看一会儿。”傅成书说。

    他想看看这两人之间还有些什么别的动作。

    颜汛觉得傅成书似乎不太很高兴。不由得脑子一转,难道是本家那边?

    那边又给傅成书添什么麻烦了?

    颜汛觉得,如果不是因为爷爷,傅成书根本不想跟那里任何人有所来往。包括他自己的亲爸。

    颜汛心里叹了口气,如果傅成没把自己带上,自己一定会舌战群儒,把他们掀个底儿朝天。

    傅成书还没有换衣服,就靠在门框上。身材修长,气势迫人。颜汛不由老拿眼睛瞄他。

    心里忽然冒出一个计划。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废功夫。

    要不,今天再试试?

    看看他老公的反应。

    “练几个柔软腰部的吧。”颜汛说着,翻身坐得起来,然后跪趴在地上。做了一个猫狗势。

    这段时间因为要贴近角色,颜汛练的都是一些高难度的瑜伽。非要形容的话,就是功夫瑜伽。

    像现在这种小儿科,他根本没去练习。

    但这个动作从第三人角角度看起来却相当sq。

    傅成书心里咯噔一声。

    就听见私教说,“这个动作腰要再塌一点,屁股要往上撅。”

    颜汛的脸有点热辣辣的。私教以前帮他压腿的时候,动作比这邪恶的多,但是私教就是一个姐们儿,他根本没任何不好意思的感觉。

    现在傅成书就在自己的后面,不用看就可以想象得出他专注的目光。目光沿着自己光滑圆润的脚趾,慢慢地往上爬。

    颜汛想把自己的脸埋在手里。

    “腿再岔开点,与肩同宽。”私教一丝不苟。

    颜汛心里不停地念叨,都到了这个地步了,我都这样了,你还不想过来啊?

    傅成书现在全身的血都涌到了头部,却并不是颜汛以为的欲望。

    平常颜汛就是这样练瑜伽的?

    生气妒忌不满,让他的呼吸都粗了起来。

    “腰再往下压,屁股要再往上翘。这样才性感嘛。”因为傅成书在,私教有意显摆,就教得特别认真。

    这个传说中的男性,据说生人勿近。他这是什么运气,今天居然撞到了他。

    颜汛真是有福气呀。

    “那个,谁,你先回去。”就在私教脑子里开花般的胡思乱想时,听到傅成书硬邦邦,冷冰冰声音。

    啊。教练张着嘴,一双眼睛看向颜汛。

    这还有一个小时呢,是自己看得太大胆,被发现了。

    哎呀,他只是对自己好姐妹的老公好奇,没有别的想法呀。私教万分委曲。

    “颜汛。”私教冲颜汛小声地撒娇,配上他五大三粗的样子,十分古怪。

    “你先走吧,以后我再联系你。”颜汛小声说。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傅成书肯定是想那个了,所以才叫私教走的。

    “你老公好帅呀,他看我一眼,我两腿都软了。”私教在颜汛耳朵里悄悄说了一句,才站了起来。

    自己现在该怎么办呢?是继续保持这个让人羞耻的动作。还是坐起来呀。

    颜汛停了两秒,没听到傅成书的声音,只好硬着头皮做下去。把猫狗式顺势改成了眼镜蛇式。胸脯腹部都贴在瑜伽垫上。

    “颜汛。”

    傅成书直接叫了他的名字。

    颜汛立起了身体,抱着膝盖坐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看着傅成书。

    傅成书一般直接叫他名字的时候就是有正事要说。虽然颜汛觉得有些失望,并且更加怀疑自己的老公是不是真的有些冷淡,但还是大局为重。

    傅成书应该是要讲一些本家的事情。

    “你平时就这样练这些动作。”

    颜汛那双乌溜溜的眼睛,无比乖巧。和他平时作天作地,怼人无数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傅成书的火气不由收了收。

    “也不是,只是偶尔练一练。”颜汛把他的小脸又往膝间埋了埋。

    傅成书这才注意到颜汛穿了一件大运动裤,上身也是宽松运动衣。傅成书极本没有想到颜汛刚才是在引诱自己,只是想颜汛刚才也就是在健身,自己在醋个什么劲。

    于是刚才的恼火与酸劲全都都化成了心疼与呵护。

    “这个私教我觉得不怎么行,我给你换一个。”傅成书说。

    啊,颜汛眨巴眨巴那对天真的黑眼睛,没想到傅成书说的是这个话题。

    “他不行吗?他可是金牌私教,好多人都等着排他的队呢。”颜汛说。

    傅成书和颜悦色,却坚持已见,“我认识一个女教练,在印度修行了很多年回来的,她的瑜伽非常正宗。

    “为什么突然给我换教练?”颜汛刚才心思在别处,现在忽然反应过来了,傅成书怎么在这种小事上这么坚持?

    颜汛有个七窍玲珑的心肝,他的小脸沉了下来。“你是觉得他对我有意思,所以要换了他?”

    傅成书被戳破,更加和颜悦色,“倒不是......”

    “他不可能对我有意思的,因为他是我的好姐妹。”颜汛继续沉着小脸说。

    “好姐妹?”

    “你不要他全身一身肌肉,壮得像头牛,就一定是在上面的那一个。有很多0比1还要高,还要壮,肌肉还要发达。”

    傅成书相当意外。他生气的还有个原因就是私教人高马大,十分健硕,又是这个职业,让他不能不多想。

    “你,怎么知道的?”傅成书很少去关注这个圈子。

    “圈里好多都有私教,而且听他们说,有的金主就喜欢在下边。”颜汛说开了,小脸兴奋,“你知道那个谁吗?他都一米九还在下面。所以人不可貌相。有时候看起来越man的其实越喜欢在下面。有的看起来又矮又小的反而在上位。”

    傅成书刚才的什么怒火呀,什么酸意全部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只是无比复杂地看着这个化身八卦精的颜汛。

    “那你怎么在下面。”傅成书无语到极致,捏了捏颜汛的小下巴。

    颜汛蹭的跪坐起来,“我才18岁,还会长个,如果我坚持锻炼的话,以后不一定会比你矮,也不一定会比你弱。”

    “那你得坚持喝牛奶。”傅成书微微一笑。

    这是个温柔而宠溺的微笑,让颜汛失了两秒神,他忽然想起自己的这次任务又又又失败了。

    但失落了没一会儿,颜汛的眼睛亮了。他有重要事情向傅成书汇报,并等着对方的褒奖。

    “我有个事情对你说。”颜汛摸到自己的手机,他健入《学神》这个关键字。

    他相信,将由他主演超级ip《学神》的消息,已占据各个媒体的头条。

    但搜索一打开,颜汛的笑意瞬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名怒火。

    当然,他主演《学神》是确定的,只是全网都是来自“书粉”的致疑。而且不像营销号只是吐槽,个个发的都是小作文。

    “出演学神?颜汛他配吗?就他那个高中生,他高二就进入了娱乐圈,听他们同学说,他经常旷课。一个经常旷课的人。高考成绩有没有300分?《学神》怎么说也要找个真学霸。 ”

    “据确切消息,颜汛高二与高三都休学在家。”

    “两年都没上课的人?一个九漏鱼,有什么资格演学神?学神是什么?是学习之神!”

    “兄弟们,高考成绩什么时候出?”

    “快了,再有一周吧。”

    “我赌他320分。”

    “高了,我押270。”

    然后,颜汛才发现,在“九漏鱼”词条下面,书粉们都在@大神,“拒绝九漏鱼出演学神!”

    同时,有个贴子被推了上来,“刘凌晨,虽说是艺考生,但高考成绩532,是目前高考分数最高的。由他来演学神还差不多。”

    刘凌晨......颜汛笑了。

    傅成书看着自己颜汛,如同一只可爱无害的小奶猫,但他知道,有人要倒霉了。

本文网址:http://www.chaocoffee.com/xs/4/4779/10492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haocoffee.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