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你

推荐阅读:穿到民国后前任满地捡爱[娱乐圈]和死对头互穿后柠檬味儿的她礼装go?[综英美]我在逃生游戏被npc表白审神者他有四次元口袋先生攻略手册沙雕受以为他重生了BE游戏攻略狂魔[无限]

    明光星雄虫中等学院,午间休息时间。

    看着课桌上的两张烫金邀请函,雪莱已经烦躁一天了。虽然昨天和雌父说过要邀请克洛迪雅去参加紫藤花盛典的是他,但是现在不知道怎么开口的也是他。

    邀请的话我该如何开口呢?直接问他去不去会不会显得很唐突啊,不直接问的话然到还得旁敲侧击问的嘛,为什么感觉好麻烦的样子啊!!

    能不能不去了啊?可是不去的话又要怎么和雌父解释啊!!然到我要说,因为你不在所以不想去玩吗?!!会不会让人觉得我恋父情结太重了啊,况且一个全民狂欢的日子,我不去的话,会不会看起来孤零零的好凄惨的样子啊!!!

    雪莱的内心抓狂得像是被猫咪抓乱的毛线团各种纠结在一起,但是他脸上还是面色不显的样子,只有那有一下没一下敲击着邀请函的手指头泄露出了一点思绪。

    史蒂夫看雪莱对着邀请函已经发呆了好久的样子,还是没止住好奇心的问他,“你昨天不是说想邀请你雌父去紫藤花盛典吗,怎么邀请函上面还没写上名字啊?”

    雪莱脸色一僵,感觉昨天刚刚放完话话的自己,有一种被“啪啪”打脸的感觉。只能硬着头皮解释了一句,“我就是突然觉得你昨天说的话也挺有道理的而已。”

    “真的嘛?”史蒂夫倒是没什么打脸成功的意识,而是有一种找到同好的亲切感,“我就说嘛,老是粘着雌父有什么意思啊,真带上雌父去了,你就只能去幼崽一条街了,看一群小屁孩玩滑滑梯,橡皮泥和飞气球什么的,想想都头皮发麻,带个雌虫伴的话就能去中心花园区了啊,真的很有意思的呀,很多平常看不到的好东西都能在那天看到的啊。”

    中心花园区这个雪莱还是知道的,那是星际政府专门为紫藤花盛典特地打造出来吸引雄虫去的地方,豪斥巨资花费数年才建起来的一个美轮美奂的中心花园。

    紫藤花盛典的邀请函最重要的一个作用是起到一个监护人的职责,拿到邀请函的雌虫和雄虫可以前往中心花园区参加庆典,雄虫满16岁就可以去,雌虫必需有雄虫给的邀请函才能去。而因为在当天参加庆典的雄虫很多,后面逐渐演变成了变相的相亲。

    雄虫带的雌虫伴一般是两类,如果是确定了恋爱关系的雌虫,那么那天去的主要职责是挡桃花,预防有心怀不轨的虫勾搭自家的小雄子。如果雄虫还是单身状态,那么那天去的雌虫大部分就是自己家族里面的雌虫兄弟,职责除了照看自家的雄虫兄弟,还可以给自己创造相亲机会。

    而且因为虫族非常提倡早婚早育,每年的紫藤花盛典促成结婚伴侣的数量还真的很不少,导致每张邀请函都一票难求。

    “邀请函的名字,你准备填谁啊?有合适的人选没?是我认识的吗。”史蒂夫的好奇心很重,小嘴还趴趴趴的,看得雪莱好想给他堵上。

    “暂时还没想好,再说吧。”雪莱可有可无的敷衍着他,他也确实还没想好,自己心里都是乱糟糟的。

    “哦,那行吧。”史蒂夫看他兴致缺缺的样子也不再追问了,只是还是稍微提醒了一下,“老班这两天要抽查交谊舞的课业合格情况,你这两天抽个空赶紧去舞蹈课亚雌老师那里把合格章给弄下来。”

    雪莱也想起来了有这么一回事,交谊舞是小雄子社交交际时需要需要掌握的一种基本技能,因为大部分小雄子在上学之前都在家里学会了,所以这门课程一般都处于放养状态,地位比体育课还不如,这几天大约是紫藤花盛典快到了,交谊舞估计要派上用场了,老班终于想起来得抽查一下小雄子们这门课程的合格情况。

    之前老班不抽查,这门课被透明化,升学考试也不可能考这个,雪莱也乐得给自己减减负,现在老班要抽查了他无论如何都得去把这个合格章给混下来。

    ……

    ———————

    雪莱站在舞蹈练习室内等待,亚雌舞蹈老师还没来,他索性打开了光脑,点开信息栏格子,给克洛迪雅编写短信息:

    紫藤花盛典那天你有空吗?我这里有一张邀请函你要不要一起去?

    发件人:雪莱

    明明刚才是下定决心要速战速决早点问完早解脱,可是等编写好短信之后,雪莱又有点微微生怯了,手指在发送键上面迟迟按不下去。

    “雪莱你来啦。”门突然被打开,亚雌老师从外面走进来和他打了声招呼。

    雪莱吓得手一抖,光脑上面的短信息就这样发出去了,看情形现在也已经来不及再把消息撤回了,索性雪莱也不管了,脑袋放空,立正站好乖乖给亚雌老师行了个礼,“老师好。”

    “你也是来补合格章的吗?”大概是最近来补合格章的小雄子比较多,亚雌老师也没打算为难他,说话也比较开门见山,“要补合格章也是可以的,不算麻烦,只要你把基础舞步都给我过一遍,我就把章给你盖了。”

    说完就把一份考试音频,和一份基础舞步视频交给他让他自行练习,等回头可以了就找他盖章。

    雪莱打开光脑刚准备把音频和视频都存进去,克洛迪雅的短信息就跳了出来:

    好。有空的,我来找你。

    发件人:克洛迪雅

    雪莱脸色爆红,赶紧手忙脚乱的把光脑给关闭了,等脸上热度稍稍降下了一点,再打开来把视频另外存好。

    等从亚雌老师那出来,已经是傍晚了,学校里面已经没有走动的人影了,四周都是静悄悄的。

    火烧云弥漫苍穹,夕阳为其滚上了一层金边,雪莱走在学校的梧桐路下,有清风拂过从梧桐树上带下几片摇摇欲坠的落叶。

    手上的光脑播放着刚才亚雌老师给的圆舞曲,雪莱一边听着圆舞曲,嘴上哼着节拍,脚下也跟着节奏踩点,远远看去整个人就像一只安适悠闲的小鸟。

    “一二三迈左脚,

    二二三换右脚,

    三二三四五六七八

    转——”

    雪莱哼节拍的声音回响在安静的梧桐路上,当念完最后一个节拍踩点转身时,他整个身子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怎么就不跳了。”克洛迪雅略显低沉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起,雪莱挣扎着从他的怀里逃开,脸色爆红呼吸急促,说话也有点慌乱,“你怎么来了。”

    “有个小雄子邀请我一起参加紫藤花盛典,于是我来找他拿邀请函。”克洛迪雅和雪莱的距离靠得极近,说话的时候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让人根本无法错认他口中的小雄子到底是谁。

    “没有邀请函,我只是不小心按错了。”雪莱梗着脖子否认,打死都不承认之前发信息的是自己。

    “我都看到信息了,短信我还保存着呢,你别欺负我好嘛。”克洛迪雅做了一个委屈的小表情,看得雪莱有那么一瞬间心软。

    “你怎么能这样啊。”克洛迪雅看着还是没松口的小雄子只能无奈的提了个建议:“不然我们玩个游戏吧,如果我输了我就当作没看到这条短信息,如果你输了你把邀请函给我好嘛?”

    “什么游戏啊。”雪莱也觉得自己有点在欺负人,怪不好意思的。

    “就叫学我说话,规则是:我说一句话,你也跟着说一句话,只要说错了话就是输了。”

    雪莱听着觉得这没什么难度,就点头同意了,“那行吧。”

    “那我开始了啊。”

    “嗯,你开始吧。”

    “你输了。”克洛迪雅宣布了游戏结果,雪莱眼睛睁的大大的,不是游戏才刚刚开始嘛,怎么他就输了,怎么输的啊!!

    克洛迪雅看他那惊讶的样子,低低笑了给他解释:“我刚才说的是:那、我、开、始、了、啊。”

    “这不算,你耍赖,我要重来。”雪莱不干了,他必需得重来,这次他一定不给克洛迪雅挖坑的机会。

    “那好吧,我重新来。”克洛迪雅好脾气的给雪莱顺毛重新开始:“73x18等于几?”

    “73x18等于几。”

    “你错了。”

    “我哪里错了。”雪莱把刚才的对话在脑海里面又过了一遍确定没踩坑,说他错了他可不认。

    “你应该说:你、错、了。”克洛迪雅残忍的告诉了他答案。

    “你耍赖,这不算。”雪莱不依他就是要再重来一次。

    “那好吧,我们再来一次。”克洛迪雅这次依旧同意了他的要求,雪莱打定主意,无论这次对方说什么,他就一定要跟着说,绝不会再踩一次坑。

    “五。”

    “五。”

    “二。”

    “二。”

    “零。”

    “零。”

    “我喜欢你。”

    “我……”雪莱生生的咽下已经转到嘴边的话语,他惊讶的看着克洛迪雅,夕阳轻柔的落在他的身上仿佛打上一层温暖的滤镜,克洛迪雅微微侧过头,雪莱看不清晰他的表情,只能觉察到空气中流淌的忐忑与不安。

    “我……”雪莱想说些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心里却掀起了阵阵涟漪,像是有一只蝴蝶轻轻的落在了他的心尖上。在这场读做游戏,实为表白的对白中,他发现了那被克洛迪雅藏起来的认真,73x18等于几?他已经知道了答案,因为知道答案他越发不敢随意许诺。就像是一个已经站在悬崖边的人,他不知道下面等待他的是粉身碎骨还是柳暗花明。

    当空气中的紧张感都快凝固的时候,雪莱伸出手把邀请函递到了克洛迪雅的面前:

    “这次是我输了。”

本文网址:http://www.chaocoffee.com/xs/4/4780/10496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haocoffee.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