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

推荐阅读:穿到民国后前任满地捡爱[娱乐圈]和死对头互穿后柠檬味儿的她礼装go?[综英美]我在逃生游戏被npc表白审神者他有四次元口袋先生攻略手册沙雕受以为他重生了BE游戏攻略狂魔[无限]

    “哦?”权正卿适时做出倾听的姿势。

    戚钧垂眸,摩挲着掌心圆润光滑的佛珠,极轻地笑了一声,忽的抬眼问道:“权总相信一见钟情吗?”

    这世上也许存在这样一个人,每一寸眉眼都完全契合你心中最美好的形象,像是你前世丢失的另一半,偏偏你还……极其幸运地遇见了她。

    权正卿摇头,视线投向了少女窈窕动人的背影,言语中隐含深意:“我向来只相信日久生情,感情是需要培养的。”

    “权总可真是个无趣的人,要知道,生活中处处充满未知的惊喜和心动。”戚钧漆黑的眼眸凝视了几秒,“戚某是相信的,相信姻缘天定,一见钟情、二见倾心。”

    看,他不是又再次……遇见了她吗?

    不过,少女衬衫加百褶裙的搭配是极美的,这一身浅绿色的长裙古装亦是格外的动人。戚钧摩挲着佛珠的动作缓慢而缱绻,掩下了眼眸深处掀起的阵阵涟漪。

    ……

    门口的两人不知何时驻步停留,又不知何时悄然离开。

    一曲终,颜诺阖眼,双手缓缓搭在细细的琴弦之上,圆润的指尖凝着一簇花蕊般娇艳的粉色。

    “师父,怎么样?”颜诺乖巧地抬眼,表情生动,被精致描摹的眉眼犹如远黛。

    权大师抵拳低低咳嗽两声:“差强人意,还成吧。没明显退步,就暂且饶了你这一次。”

    话虽这么说,但他的眉梢之间却尽是遮掩不住的满意,花白的胡子都因为高兴而翘起来,只是竭力又控制了下去,免得小徒弟骄傲。

    不得不说,小徒弟的这番即兴演奏虽然并不包含什么特殊的炫技,但自然生动,情感的勾勒表达却是极其到位,几乎能让人在脑海中绘出意趣盎然的森林美景。

    不仅如此,她还借着琴声表达了自己对师父的依恋与爱戴之情,幼鸟离不开成鸟的庇护,时时刻刻心里惦记着呢!

    “谢谢师父,我就知道师父对我最好了!”颜诺秋水般的眼眸澄澈明净,像是一块透明的黑色水晶,里面藏着隐隐的愉悦笑意。

    权大师也不由被这丝丝缕缕的快乐感染,不自觉勾起了唇畔。琴声本就是传递情感的最好载体,尤其在真正的大师面前,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精神上的另类交流。

    “好了,仍要继续练习,不可懈怠。两个月之后的那场大型竞选你也听说了,虽说你名额内定,但也得好好准备,让众人看看,我权家徒弟的风采。”

    说到最后一句,权大师的语调中已然充满了傲意,这是对他自己的自信,也是对诺诺技艺的自信。

    少年成才,赞誉无数,捧得无数大奖,他徒弟的天纵之才名声,实至名归。

    “我明白的,师父!”颜诺乖巧坐直,认真地回答承诺。

    权大师起身走近,弯腰抚过那古琴边缘的镂纹,颇有些语重心长:“诺诺,咱们大楼、c城甚至是整个华国,于你而言都不算什么,但接下来的那一步,才是最关键的一步。未来,终究是属于你们的。”

    “师父,诺诺什么都不怕,毕竟诺诺知道,有师父永远在我身后!”颜诺半仰起头,漂亮的眼眸里满是信赖和依恋。

    权大师忍不住失笑,慈爱地轻点少女的鼻尖:“你说得对,尽情地往外面闯吧,一切有师父在后面扛着呢!”

    “还有我!还有我!诺诺姐姐,我也会一直在你身后,永远支持你,陪着你的!”横空忽的插-进一个活泼少年嗓音来。

    一个样貌生得极为俊俏的少年迫不及待地挤了进来,有些警惕地看了权大师一眼,又笑容满面地凑到少女身边。

    “诺诺姐姐,你过来都不提前告诉我!要不是在群里知道消息,我现在还被蒙在鼓里!”权浩然气鼓鼓地叉腰,每一处表情都写着委屈巴巴,像是一只摇着尾巴的大狗子。

    “浩然,我也是临时决定过来,正准备弹完这一首曲子去喊你。”颜诺温柔地摸摸少年额前的一缕小卷毛,顺毛的动作相当熟练。

    得了回复的权浩然开心地笑弯了眼,顺势蹭蹭少女圆润温热的指尖,得意洋洋:“我就知道,诺诺姐姐对我最好!”

    旁观的权大师差点气得拔掉了自己的一根胡子,举着那拐杖便往权浩然的屁-股后面打:

    “小兔崽子不得了了,离我家徒弟远点,诺诺你别哄着他,这小子就是越哄越嘚瑟,还来劲了不成?”

    “我就来劲了怎么了!老头子你简直胡搅蛮缠,诺诺可不仅是你徒弟,还是我姐姐,怎么着姐姐也比徒弟来得亲近!”

    权浩然动作矫健地避开了那一根拐杖,还不忘朝着颜诺讨好地笑笑,像是一只毛绒绒的大狗狗,叉腰骄傲地提高了声音。

    看他那讨打的模样,权大师只觉得心里的火气蹭蹭蹭往上冒,火气冲头,下意识抓着那拐杖就追了上去:“小兔崽子你给我站住!”

    权浩然一边机灵地左躲右闪,一边故意扯着喉咙大喊:“老头子你可小心腰啊!我又不是傻子,还站着让你打不成?”

    这对爷孙一个跑一个追,一个打一个躲,绕着中央的那架古琴便闹腾起来,一阵鸡飞狗跳。

    颜诺忍不住失笑,知道两人都带了些许故意的成分,也没急着拦,而是定眼看着,关注两人别磕着碰着,撞到哪里伤到了。

    说来其实也是一段孽缘。

    权大师是古琴界首屈一指的大师,可惜生的两个儿子,一个选择从商,一个选择从-政,还都成了一方巨擘大佬,名声斐然。

    到了孙辈,长孙权正卿自小便展现出惊人的商业天赋,刚上大学便接管了部分家族企业,将相关资本翻了几番;

    难得二孙子权浩然爱上了音乐,却痴迷笛子、萧等乐器,对古琴一点兴趣没有。

    直到收了颜诺这个徒弟,权大师才算是找到了合适的继承人,不禁倾尽毕生心血。

    说来也怪,无论是权浩然或是权正卿,都不怎么能欣赏古琴,却偏偏极其喜欢颜诺,喜欢听她弹琴,关系相处得也极其亲密。

    爷孙三个,常常为了争风吃醋大打出手,尤其是权大师和权浩然,经常性要闹一闹。

    看权大师有些气喘吁吁,基本的运动量足够了,颜诺才笑着迎了上去,柔声哄着师父坐下休息,又倒了一杯茶水递过去:“师父你缓缓,尝尝我泡茶的手艺怎么样?”

    悠悠茶香袅袅,苦涩中掺着几分甘甜回味,几片碧绿的茶叶上下沉浮,不由让人精心凝气。

    权大师接过茶抿了一口,心中的火气消了大半。

    “诺诺姐姐,我也想喝你倒的茶!”权浩然揪住少女的衣摆,额前的卷发被汗渍微微润湿,唇畔也有些干巴巴的,乖乖巧巧地眨眼。

    “浩然也坐会儿,”颜诺安抚地拍拍少年的手背,浅笑着推了推桌上的碳酸饮料,“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浩然最爱的不是快乐水?”

    她眼中闪过狡黠的光,黑曜石一般的眼眸里倒映着少年一人的身影。

    不知怎的,权浩然忽然有些面红耳赤,连忙一把抱住那饮料,咕嘟咕嘟喝了一大口,才掩饰般地梗着脖子道:“是的,我最喜欢这个!”

    没想到,诺诺姐姐原来把自己的爱好一直放在心上吗?

    权浩然的小卷发嘚瑟地一翘一翘,可可爱爱的,内心充盈的情绪他自己都没太意识到,只是红着脸依偎在少女的身侧,感觉心脏又甜又涨,像是含着一颗棒棒糖。

    颜诺理顺他那润湿的小卷发,面颊两侧的小梨涡浅淡而生动。

    权大师轻哼了一声,到底没再多说什么,没看小徒弟亲手泡的茶,只单独奉给了他一人吗!

    他可得大气一点!

    一盏茶的休息时间,颜诺又尝试性和权浩然合奏了几首曲子。

    论年纪,权浩然比她还要小上一两岁,但在音乐上的造诣却差不了多少。悠悠琴声、袅袅笛声,和谐的韵律共奏一曲华章。

    ……

    音乐看天赋,同样需要心血和付出。

    白皙修长的十指滚烫,浸入冰凉的净水中,湿润的雪白肌肤泛着莹莹光泽。颜诺感受着丝丝凉意,阖眼放空了全部的思绪。

    权正卿走近时,看见的便是这样一幕。

    少女面容精致,眉如远黛、唇若含丹,奶白色的肌肤像是质地上好的美玉,浓密而纤长的眼睫尾部卷翘,小幅度地扑闪,好像在他心底也轻轻挠了挠,柔柔的、痒痒的。

    他下意识放轻了脚步,似乎生怕惊动了休憩的少女,眼神中是罕见的温柔和宠溺。

    “正卿哥?”颜诺睁眼时,权正卿已不知在这里安静地站了多长时间。

    权正卿应了一声,不急不缓地挽起袖子,执起旁边一条雪白的毛巾,细致地擦拭少女指尖的晶莹水珠。

    “我记得你说过晚上五点前要离开,这不是过来给诺诺当司机了?”权正卿神色专注,笑着打趣了一句。

    青年的手指骨节分明,温热而湿润,雪白的柔软毛巾擦拭着细腻光滑的手背,偶有指尖触过,带来极轻的颤栗感。

    习惯了青年的靠近,颜诺理所当然地舒展十指,粉嫩的指尖像是凝着嫩蕊,笑意盈盈:“正卿哥真好!”

    少女的声音软而甜,像是蓬松的棉花糖。权正卿的动作微顿,忽的询问道:“诺诺,你……认识戚家九爷吗?”

    他抬眼看向了少女,眼眸深处有藏得极深的晦色一闪而逝。

本文网址:http://www.chaocoffee.com/xs/3/3207/7019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haocoffee.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